当前位置:嘉善在线 > 生活频道 > 这是一个好时代!——访跨境电商平台ASAS创始人张鑫极 > 正文
这是一个好时代!——访跨境电商平台ASAS创始人张鑫极
发布日期:2017年02月07日      信息来源:善商杂志

 

  

  文/艾俊民摄/曹雪峰等

  站在县科创中心11号楼第11400多平方米宽敞的办公室里,透过大幅轩窗俯瞰:南面是晋阳路,绿化带写出秀美的一横,穿梭的小轿车不停地在两边马路上驶过。西面是徐家港公园,柳丝低垂在碧波荡漾的河面上,老人、小孩在如因的草地上漫步嬉戏,更有垂钓爱好者在岸边垂钓。“这就是我的家乡——美丽的嘉善!我能在嘉善创建公司,为家乡的经济发展出力,这是我的骄傲!”跨境电商平台ASAS创始人,蒹葭(嘉善)电子商务有

限公司CEO张鑫极自豪地说。

    一、倡导蒹葭精神

    话题从公司名称说起。2014年,公司创立之初,我当时把办公室放在上海,去注册公司名称时,发现很多好听的、热门的名字都被人家取掉了。想来想去,就想到了《诗经》上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我想,我们公司是做的跨境电子商务,专门把中国一些好的产品推广到国外去。在如今互联网高速发展、电子商务遍地开花的大环境下,创业路程肯定不轻松。蒹葭的本意是指初生的芦苇,它给人们的印象就是,它在任何的环境下,都有顽强的生命力、传播力。所以我就把这种水生植物名称作为我们公司的名称,期待我们公司能够具有蒹葭那种精神,坚韧不拔,顽强生长,不断传播,通过不懈努力,把越来越多的中国本土的产品推荐给海外消费者,让世界上多数人都慢慢地了解、使用并喜爱上‘中国质造’张鑫极说。高挑英俊的身材,聪聪明睿智的眼神,深思熟虑的话语,显露出这个年轻人的不寻常。

    “我1984年出生,是土生土长的嘉善人。我父亲是魏塘街道机关工作人员,闲暇之余爱动动笔杆子,曾三次获得‘全国科普工作先进个人’称号,是浙江省九届人大代表。在他的影响下,我也爱好写文章、搞摄影。2003年,我在浙江大学读计算机专业,暑期实习的时候,我选择到了嘉善报社实习。为什么一个工科生会选择首先到报社实习,而不去科技公司实习?是因为我觉得报社是个比较好的窗口和通道,能够有更多机会了解到嘉善近期发生了什么变化,政府有些什么远景规划。作为一个嘉善人,当然对嘉善的发展非常关心。确实如我所愿,在嘉善报社的实习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却进一步充实了我对嘉善历史的了解,进一步深化了我对嘉善的故土情结。这对我后来把公司选择到嘉善落户起了很大的作用。”

    2007年,张鑫极从浙江大学计算机系毕业,他在毕业前就已经取得了高级网络工程师、CiscoRedhat等各种国内外专业认证,第一次面试便被国内互联网巨头——百度公司录用了。聊到当时应聘的经历,张鑫极说:“当时到百度应聘的人,都是一些来自顶级学府——清华、北大,浙大的毕业生。对应届毕业生来说,能进百度公司供职,是一种荣耀,也算是过独木桥,因为报名应试的人非常多。大家都是从名校出来的,技术功底都很不错。而百度用人,除了看专业水平以外,更主要还是看这个人的文化价值观是否与公司倡导的相同。百度的文化价值观就是‘简单、可依赖’。百度公司1999年在北大资源宾馆的一个小房间里开

始创业,当时只有7个人,到今天已经成为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应该说,公司全员正确的文化价值观对此有巨大的贡献。所以在我的创业团队里,我也更看重大家是否有一致的文化价值观,直率地说,是否有一种蒹葭精神。”

    张鑫极进入百度公司以后,主要是从事技术工作,负责网络和云计算相关业务。2009年,百度公司加快了国际化脚步,不仅着眼在国内市场的巩固和发展,更加强了向海外的拓展和延伸,目的就是要让百度成为一个世界上一半人口都家喻户晓的信息平台和搜索品牌。

张鑫极因为技术水平以及工作业绩非常出色,被派往百度日本分公司,整理负责日本的数据中心以及网络技术团队。

    “我发现,日本东京是一个聚集了特别多外国人的地方,多肤色、多种族、多文化,是亚洲连接世界的HUB。它除了很好的继承了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之外,也吸收了很多欧美文化的优点。那日本东京和英国伦敦相比,或者跟美国纽约相比,它除了很好地展现了欧美现代化社会的开放、创新和活力的一面之外,还结合了东方传统儒教文化的根基,使他在勤劳、严谨、拼搏等方面发挥出比欧美发达国家更强大的竞争力。在日本艄:三罢三二篡出了我不少启迪,也为我现在的日本分公司尹经理不少优秀的国际化人才。”张鑫极说。

    二、打响中国制造品牌

  2011年,百度公司在南美、东南亚、北非等地区的10多个国家全面铺开业务,已经是百度管路骨干的张鑫极异常忙碌期来。他负责在香港、美国建立起了全新的网络和云计划的技术团队,并迅速的在香港、旧金山、迈阿密、伦敦、阿姆斯特丹、圣保罗、迪拜等10多个城市建立起了支持百度整个海外业务的数据中心,很好地支撑了百度国际化业务的高速发展。

    在这个过程中,他还主导推动了基础技术团队更多地融入产品开发的变革。他除了帮助各产品线构建起与用户更好的通讯及访问体验外,还主导了业务架构优化等多项工作。张鑫极的这些努力,帮助公司仅用原先一半的框架,每年可为公司省下数千万美元的成本,新业务上线时间可由数月缩短到两周,为公司获得了不少的战略先机。同时,张鑫极还推动并促成了百度公司与Facebook/Google/NTT docomo/AT&TVerizen/Telstra等国外网络巨头的合作,在帮助百度国际业务迅速实现本土化的同时,也扩大了其影响力。2011年,张鑫极被百度公司授予“最佳百度人”称号。

    在海外奋斗的那些年,不仅让张鑫极的技术水平、工作能力有了很大提高,也让他的:他思想意识产生了很大的转变。张鑫极说:“以前,我们中国人去到海外,总是抱着一种学习的谦虚心态。但是我到了国外一段时间后,发现今时今日中国在很多方面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我们国家的发展速度、发展绝对值,都渐渐超过了传统意义上的两方强国。”

    “这是个最好的时代,如果能将当今中国拥有的技术积淀和改革开放多年以来积累的资本及资源优势向外输出,将在世界舞台上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这是张鑫极在负责百度国际化、业务过程中获得的最大感悟。而真正促使张鑫极萌发创业念头的,是在香港中文大学念工商管理硕士(EMBA)的一段经历。

2012年末,张鑫极当时的工作重心放在香港,负责位于深圳的百度国际业务研发中心部分技术团队的筹建以及香港_亚太核心云计算节点数据中心的筹建。当时,他工作经验已经非常丰富,因此工作整体推进得十分顺利,他也有了较多的空余时间。虽然从技术岗位转到管理岗位己有3年,但他还是感觉到自身的不足,所以申请了与香港中文大学工商学院的在职EMBA课程。在两年的学习时间里,张鑫极认识了很多来自各行各业的同学,其中有不少从事制造业的同学。在和他们的交流中,张鑫极常常听他们提及一些中国制造业遇到的痛点。

改革开放以来,经过二三十年的厚积薄发,中国制造业已经非常优秀了,就是放在世界舞台上,其品质也是具有相当竞争力的。无论是从产品设计,到制造工艺,还是在为客户着想的人性化方面,中国的一些有着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跟同行业的一些知名品牌相比,已经毫不示弱,甚至还有一定的优势。张鑫极说:“我到过海外很多地方,日本也好,欧美也好,我看到了很多知名品牌的商品,都是中国制造,但是都贴的是外国公司的品牌。我们实际上只花了10元钱做出来的商品,他们要卖到100元钱,甚至500元钱。也就是说,我们只赚一些辛苦钱,一直在为他人做嫁衣裳!

“我的那些同学都说,什么时候我们中国能在这个产业链上往上走一走,不再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品牌,要让全世界的消费者认知我们,使用我们,喜爱我们,传播我们。你们是做互联网的,你们帮我们想一想办法吧。就是在这样的思想的碰撞下,在2013年底和2014年初,我决定离开百度,创立自己的公司,和一些国内的制造业龙头企业联合起来进行尝试,帮助他们打响自己的品牌,进行面向全球所有终端消费者的国际化互联网销售。”张鑫极袒露了字急从百度离职的思想动机。

三、抓住用户的“痛点”

张鑫极公司目前的业务是面向美国、日本、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主流发达国家市场进行服装产品的互联网销售,团队有20多个人,绝大部分是归国的海外留学生,还有一部分老外。总部设在嘉善,在日本有个分公司。

张鑫极说:“来我们公司拜访的客人经常惊讶于在一个小小的嘉善办公室居然有那么多外国面孔。说实话,吸引这些老外的加入,我花了不少心血,但我觉得非常值得,也非常有必要。进入每个不同国家的市场,都有一个不同的挑战,在那里我们要突破两个瓶颈,第一个是语言瓶颈,我们的运营团队都是从这些国家留学回来的,他们的语言没问题。第二个是文化瓶颈,这个可能要依赖二十年、三十年生活在当地,以及对那个社会的理解。这个是绝大多数中国公司很难做到的。我们就是想在这个点上多花点功夫,把劣势变成优势。因此,我们做美国市场就用美国人、做英国市场就用英国人,这两个国家虽然都说英文,但文化也各有不同:做成一件事情,就是要有跟这些细节‘较劲’的精神。”

    张鑫极坦言,现在电商公司很多,比如阿里巴巴等大公司都在向海外积极拓展业务,但是阿里巴巴只是一个电商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开网店的店家缺乏与海外用户沟通的通道,也就是说,这些公司只是卖产品,只是在单向输出,没有与消费者形成“交互“。用一句时下流行的话,就是不知道海外用户需求的“痛点”是什么。这是中国传统制造行业出海面临的最重要“短板”之一。

   “因为产品缺乏独有的特征,大量同质化,靠什么吸引消费者?那就只有价格。所以中国商家之间就是打价格战,你便宜,我比你更便宜,到最后蓝海变红海,眼睁睁地看着把一个个市场做死,我认为应该换种模式来做。我们公司做产品,通常会使用公司自己开发的一系列工具,从目标市场抓取大量的‘大数据’,放到自己的数据仓库里面,然后由这些老外同事负责分析,从而知道这些国家正在流行什么的产品,竞争对手是谁,他们确多少市场份额,他们的产品特性跟卖点是什么,消费者怎样评价他们的产品,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在了解了这些全方位的信息之后,我就向合作方提出一个完整的产品方案.包括我们的产品定位是什么,受众是谁,竞争对手是谁,市场机会在哪里,我们要保持竞争对手的产品哪些产品优势,改进哪些产品不足,从而推出一款有特点、让消费者容易记住、愿意传播的产品:这样一个‘唯数据论’的产品研发模式,在传统企业看来似乎有点‘书呆子’,但结果却证明非常有效,投产的产品一投一个准:这是我们跟传统外贸企业做法的第一个不同之处,这一做法,也逐渐成为我们难以被人超越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张鑫极自豪地说。

    “传统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上遇到的第二个‘短板’是推广。以往中国的产品要打一个陌生的海外市场,只好找一个知名的广告公司,然后拍一些广告素材,投到电视上、广播里、地铁上。其实这个非常低效。我们现在的做法是,首先我们从产品层面就走‘极致单品’策略。我们每个产品的目标都是做这个产品市面上最棒的产品,比如跑马拉松的衣服、做瑜伽的衣服,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独特的人群,他们以社团、在线社区等各种方式活跃在Faceb00kInstagramPinterest等各种社交平台上,交流和分享。我们在完成产品雏形之后,会放到这些在线社区上请各种各样的达人去试。如果这个产品不够好,我们根据他们的意见继续改进。如果这个产品很好,他们会分享给他们的朋友,不断地传播开来,让更多的人知道。‘好的产品自带传播属性’——这是我们建立起来的第二个‘核心竞争力’。”

   “传统的中国品牌在国际市场上遇到的第三个‘短板’要从‘自信’说起。现在做电商的中国新兴品牌很多,我们经常看到的一幕是,用户发邮件来说,我觉得这个产品哪里哪里不好。一遇到这种情况,大家总是很担心,于是马上跟客户说我给你退点钱吧,请你不要跟大家说我的产品不好。但事实上,当一个用户告诉你产品缺陷的时候,是一个特别好的改进它的机会。我常常跟产品团队讲,我们要用做互联网的方式来做产品。什么是互联网方式?一是实事求是,信息的极大透明,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只有把好与不好都暴露在消费者面前,他们才会觉得你更真实,更喜欢你。二是快速响应,任何一家公司都很难保证出的第一个版本的产品就是最好的,那么在产品上市初期,收集了客户的使用反馈之后,是否能迅速在三个月后的下一批产品中迅速修正和改进这些问题,变得尤为关键。以运动服装为例,耐克、阿迪达斯这些国际大品牌在用户心目中影响力很大,他们有很强的资金实力和销售渠道规模,在这些方面是我们没有能力挑战的。但这些传统的企业,由于他们的供应链系统十分陈旧和庞大,二个产品企划从设计到上市要经过一年以上的时间,而且设计所参考的用户数据的来源也只能跟一些传统线下的数据调研公司去买,数据未必新鲜,未必贴近用户的最真实需求。而我们通过互联网直接跟用户面对面沟通,了解他们的需求和对产品的优缺点的评价。大公司可能要花一年的时间才能完成的市场调研,而我们只需要几周就完成了,三个月后,用户所关注和关心的新特性已经出现在我们正式销售的产品上。倾听用户的最真实需

求,用互联网的思维和速度去做好传统产品更新迭代,帮助我们建立起了第三个‘核心竞争力',让我们这些互联网新兴品牌挑战传统大牌成为可能。”张鑫极侃侃而谈。

    在公司创立的头两年时间里,张鑫极团队已向美国、日本、英国、德国、法国等10余个国家的消费者推广并销售了100多个全新的中国品牌。质高价优的中国新兴品牌获得了这些国家主流消费群体的认可与喜爱

四、为家乡腾飞贡献力量

最后说到为什么要把公司从上海搬到嘉善?张鑫极说:“坦向地讲.当时公司放在上海注册,是因为看中上海是一个国际性大都市,人才储备可能多一些。但是当公司人越来越多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些优秀的毕业生在大城市里生活其实很累。每天挤地铁,路上单程要花一个多小时、我们公司很重视每个员工在完成工作的同时,自己能以最快的速度获得成长。我们公司招人时,不要求员工有多么丰富的经验,只要你有不错的基础,然后肯学习、愿意努力就行。但这些年轻的毕业生为了节省些房租,每天花两三个小时奔波在路上,这是我不忍心看到的。于是我就问大家,如果有一个地方办公环境和自然环境都很好,生活也方便,公司边上就是人才公寓,还有健身房,超市等各种丰富的配套。这个地方不在上海,但离上海特别近,你们愿意去么?大家都觉得可以,所以我就把他们都带过来了。”

    其实,创新型的公司不必安家在大都市也有先例可循。比如美国的硅谷,它其实并不在旧金山,而是在距离旧金山市区5060公里的Pal0 AltoCupenin0Menl0 Park这些卫星城市。它跟旧金山很近,交通、信息的传递上都很方便,可以说它既坐拥大城市的资源,但又不会有大城市的喧嚣和生活的压力,可以沉下心来好好地做一些事情。张鑫极认为,嘉善与上海的关系就如同硅谷之于旧金山,微软总部的所在地Redmond之于西雅图,哈佛、MIT所在地Cambridge之于波士顿。嘉善既具有大城市的交通连接快捷、信息资源丰富等优势,却没有大城市的喧嚣嘈杂等缺点,具有让人沉心来做事情、出成果的环境元素。张鑫极说:“当然,归根到底,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嘉善人,对家乡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如果有朝一日,我的公司能在世界舞台上获得一些小成就,而这个团队就诞生在嘉善,我觉得

是一件特别骄傲的事情。

    谈到对家乡嘉善的期待,张鑫极认为,嘉善人杰地灵,从每年嘉善的高考情况来看,以及在知名大公司供职的情况来看,嘉善人的素质其实蛮高的。但是不足之处就是,嘉善还缺乏一些承载的平台来聚集这些优秀的人才。张鑫极说:“前不久,嘉善侨联召开了一个海外华侨的座谈会.我有幸参加。在会上,大家都聊到嘉善的发展,非常自豪,都说中国现在富强了,很多海外游子都想回国、回嘉善创业。但也说到,嘉善是个好地方,眼前的困难还是人才问题。我便谈了我的想法,希望依托原先在百度时期建立的与一些国际化大企业、知名学府的信任关系,为嘉善引进几个知名企业或者一个高档学府,来推进嘉善的发展。这个想法获得了在场很多华侨的认同和共鸣。这是迄今为止,除了公司的发展以外最让我心头牵挂的事情。希望在不久的将来,通过自己和其他海外嘉善侨胞的努力,这个梦想能顺利实现。”

    现在正是个好时代,祖国富强了,产业壮大了,国家号召创业创新,政府提供各种优惠,特别希望嘉善能利用好长三角中心区域的地缘优势和“地嘉人善”的传统美德,迅速腾飞,在全国甚至全球舞台上闪耀光芒。同时作为嘉善人,也特别希望能为家乡的腾飞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本专栏旨在为更好的将优秀的人和事进行推广,让更多的市民了解和学习,文章的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著作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沟通为感!电话:0573-84291018 8429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