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嘉善在线 > 生活频道 > 在嘉善的丹麦老总 / 李曦萌 > 正文
在嘉善的丹麦老总 / 李曦萌
发布日期:2014年08月05日      信息来源:善商杂志 作者:艾俊民

 

访特雷通集团CEO李曦萌

文/艾俊民 摄/曹雪峰


  在中国,特雷通集团已经拥有并正运营着两个家具制造厂,员工总数超过2000名。同时,特雷通集团还在中国区经营丹麦著名的高端家居品牌——北欧风情,已在中国发展了15家连锁店。其中,在嘉善的特雷通家具(嘉兴)有限公司,即将成为特雷通集团的全球总部。“就在这个位置,明年我们就要建造一个技术研发中心,一个产品展示中心,要把在上海的特雷通总部搬到这里来。”李曦萌指着他身后的一片绿地说。

  这是位于魏塘工业园区南星路的南侧,特雷通厂区里面,有一条小河,河水清澈,两岸绿草如茵,大树婆娑。在一棵大树下,李曦萌摆了一张玻璃桌子,4把藤椅。“我平时就在这里办公,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酷暑寒冬。”李曦萌见记者有疑虑,指着身后一把大大的遮阳伞说:“下雨了,我就把这个大伞撑开。出太阳了,没关系,大树的枝叶正好给我遮阳。我喜欢大自然,在这里办公,我仿佛又回到了丹麦的农场里。”

  李曦萌,丹麦人,特雷通集团创建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他1988年在复旦大学中文系毕业,于1995年在上海成立特雷通集团,集团核心业务已发展为软体家具的设计、品牌塑造、制造和分销,家具和生活用品的零售,以及贸易和服务。他不仅能够说一口流利而标准的普通话,而且取了一个中国名字,并且用他酷爱的中国书法亲手在名片上写出漂亮的行书字体——李曦萌。

  坐在小河边的树荫下,李曦萌对记者讲起了他的创业经历——

   一、3万美金闯上海
  上世纪80年代,李曦萌在复旦大学学习了4年,毕业后回到丹麦,却始终忘不了中国,那广袤的土地,那潮水的人流,尤其是那激情的生活。于是他决定再去中国,要在中同开公司做贸易。1993年7月,李曦萌告别了家乡,怀揣着创业的激情,以及从朋友那里借来的3万美金来到上海——他曾经就读的地方,发现上海变化太大了。“到处都是工地,尤其是过去一片农田的浦东,现在如同曼哈顿一样繁华。在这样的飞速发展中,我看到了机会,我知道如果不抓住的话,就会永远失去。”

  在上海,为了节省开支,李曦萌和他的另一个丹麦同伴租住在新苑宾馆,租下的那间房子,白天做办公室,晚上做卧室。同时,李曦萌通过上海对外服务公司聘了两个中国雇员,开始了他的创业过程。起初,李曦萌把创业想得很简单,“要发财,做倒爷!”因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中国正处于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初期,“价格双轨制”造就了一批先富起来的人。李曦萌是外国人,那么最有效的创业捷径,就是做“国际倒爷”。

  在接下来的半年里,李曦萌做起了跨国买卖:将中国的衬衫卖到丹麦,巾国的冻猪肉出口到美国,上海著名的梅林罐头销往马来西亚,浙江温州的皮鞋出口到波兰;同时,把俄罗斯的钢材、丹麦的黄油又倒到中国。李曦萌和他的雇员们忙得脚不沾地,生意做了不少,钱却一个也没赚。眼见着3万美金日渐稀薄,李曦萌这个老板只有躲在屋里吃方便面。

  可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1994年元旦,3万美金变成了零,李曦萌破产了。同时,他还欠着宾馆一大笔房租和电话费,员丁的工资根本就没有着落。“那时,连我的合作伙伴在内,全上海的丹麦人只有7个,我在上海借不到一分钱。除了一张回程的机票,我已经输得干干净净。”李曦萌说。

  为了生活,李曦萌开始白天做生意,晚上到徐家汇的“卡门夜总会”吹萨克斯,一个晚上赚.300元钱。当他拿到第一个月9000元的报酬时,他首先想到的事情就是把雇员的工资付了。“这个老板人很好,我们愿意跟着他于。”李曦萌的举动感动了员工,在李曦萌破产的时候,聘请的员工没有一个离开他。

  但是李曦萌却反省自己。他认识到,在中国,靠价格双轨制做倒爷发财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只有具有超前的意识,做别人还没想到的生意,靠科技创新,做实体经济,才有可能在竞争日趋激烈的上海站稳脚跟。在求助无门的情况下,李曦萌开始了自救行动。

  李曦萌以前曾在马来西亚做过木材生意,他对木材贸易很内行,他发现上海市场上多的是美国、加拿大和东南亚的木材,几乎没有非洲的上等木材。而他曾经跟随父母在非洲呆了3年,应该比中国人更了解非洲木材贸易。找准了方向,李曦萌开始主动出击,终于他联系上了上海南洋胶合板厂的厂长马国民。
两人一聊,马厂长发现他的确是个人才,对非洲很熟悉,而厂里正好缺少上等木材。生意谈成了,马厂长一开口就要了1万立方米,同时开出了一张200万美
金的不可撤销信用证。

  乌云散尽,李曦萌赌赢了。同时他也终于找准了发展的方向——引进丹麦的家具。丹麦的家具价格不菲,这在1995年还是很冒险的事,许多人都劝他小
心行事。但李曦萌凭直觉认定可行,因为当时上海正在大兴土木,一栋栋的商品房拔地而起。李曦萌认为,人们花这么多的钱来买房子,肯定也愿意花钱把
家打扮得更温馨。而丹麦一向引领家具业的新潮流,其现代家具外形和线条简清明快,很容易与周围环境融合在一起。

  说干就干,李曦萌凭着自己对上海消费市场的了解,开始游说丹麦的15家大家具厂,希望他们各运送一套新式北欧家具到上海展示。结果,他还真成功
了,15家厂的家具装了一个集装箱,花了2000元运费就到了上海,而其他费用可以等到卖出后再结账。幸运又一次光顾了李曦萌,这些高档家具在短短的三个月内就销售一空。

  有了资本,李曦萌开始生产自己的家具,打造自己的家具品牌。他给这些家具取了个浪漫的中国名字——北欧风情。此后,“北欧风情”四字成为都市人竞相追逐的品牌。2001年,北欧风情家具在全国的年销量已超亿元,在全国14个大城市中拥有了23家专卖店。更令人惊异的是,家具业只是李曦萌领导的特雷通集团中十分之一的生意。而这些距第一桶金——l万立方米非洲木材生意的达成只有6年时问。


  二、让沙发像服装一样跟上潮流
  讲完了李曦萌的创业经历后,转而谈起了特雷通的家具品牌——北欧风情,李曦萌滔滔不绝地说——
    “我一直认为,中国市场有两种定位能够成功,一个是奢侈品,顶级的品牌。另一种是大众的、潜在的,在中国制造的。国外很多家具品牌商来问我,他这个品牌能够在中国生存吗?我认为。若是国外制造,不是顶级的就没有希望。要么你是顶级的,要么你是本地化的。设计可以是国外的,但制造一定要在中国。

  我们北欧风情品牌,全部都是国内制造,它的成本是非常有优势的。”
  李曦萌说,首先,我们的性价比很高。除此以外,我们产品符合中国消费者现在的口味、生活习惯、兴趣爱好等等。北欧风情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它的个性化很强,变化很快,有一点像服装,我们每一个月都有新的花样出来。它符不符合消费者的口味,要看我们是不是理解消费者的口味。而且消费者也可以帮我们,他们可以提供他们的方案。我们可以把他们喜欢的图案花纹印在沙发上。我们有这样一套专门的技术,而且我们申请专利,任何一个图案,都可以印到沙发上。

  李曦萌告诉记者,北欧风情家具产品主要针对都市里的年轻白领,大约是20岁到45岁之间。现代的年轻白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服装、自己的个性、自己的梦、自己的风格。北欧风情就是努力迎合年轻白领的梦想,特别讲究创意。而“创意是企业发展的动力”。目前在中国,在创意这方面还比较缺乏。有很多企业知道用国外的一些设计来生产、贴牌,但是真正创新的很少,长此以往是不行的。丹麦这个国家,在创新方面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丹麦人的基因里都有创新意识,每一个人都有个性和想法,他们创新能力很
强。丹麦经济很发达,也有这个原因。丹麦没有什么资源,没有什么矿产或者石油,但创新是丹麦民旗的优势。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中国和丹麦可以联系起来,做成很多事情。

  具体到北欧风情的产品特色,李曦萌说,其实我们每一个产品都有特色,每一个产品都有一个故事。但是笼统来讲,主要是三种风格:一种是家居温馨类的,这种可以体现出家庭的温暖和柔和。一种是城市类的,这类反映了都市人的生活,适合上海等快节奏的大城市。还有一种是个性化类的,这类产品刚推出的时候还颇受争议。我们一直在讨论,这类产品是不是有一点过?谁敢买这种产品放在家里?但是我们逐渐发现,中国的消费者没有什么不敢的,他们很勇敢,敢于把有挑战性的颜色、东西,放在家里。这类产品现在卖得也红火。

  由产品特色谈到创新意识,又从创新谈到产权保护,李曦萌有一整套自己的看法。中国现在是市场经济,大家都要赚钱,如果一个行业不赚钱,或者一个专业找不到好的工作,那么没有人去,也没有学校会开办这种专业,但这并不代表工业设计没有这种需求。而工业设计在几年前,并未花钱培养一个大的设计团队和氛围,他们认为还不如拿一些国外的现成的设计来生产。改变这种现状首先要把知识产权的法律健全,让执行力变强。如果这样,你自己的东西受到保护,你也愿意花钱。如果花钱雇了一个很贵的设计师,或者一个很好的设计团队,但是他们做出来的东西,全部被别人仿冒,你会花这个钱?真的,知识产权应该受保护!目前,中国一些大品牌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在花大力气,希望把自己的知识产权维护好,让很多设计师找好的工作,拿很好的收入,做有价值的事情。但是这个过程很长,只能慢慢前进,最近几年有不少的进步。我们目前有跟杭州中国美术学院、上海同济大学几个我认为在工业设计上比较优秀的学校合作。

  一个现代的年轻的品牌,市场推广是很重要的。首先是网络,这是非常重要的渠道。我们的所有产品都会挂在网上,而年轻的白领都会上网,都会在网上反复比较。这个渠道不能不重视。另一方面是我们的店铺,尽可能多开一些。我们不认为大的户外广告牌能起到很大作用。这种东西太多了,到处都是。可能花很多钱在上面,最后大众能记得的还是耐克、可口可乐。店铺相对务实一点,消费者能看到、摸到我们的产品。我相信,只要他们接触过我们的产品,就会喜欢。网络与店铺相互结合,这就是我们最好的市场推广。


   三、我是嘉善的荣誉市民
    “我是嘉善的荣誉市民,我很爱嘉善,这里是我们的未来。”李曦萌说,“在上海创业10年后,就感到进一步发展受到限制,因为没有土地,而我们这个企业需要很多地。所以我们就去浙江的绍兴、宁波、杭州、临安,江苏的昆山、苏州、太仓考察,哪里哪里,都去了。在嘉兴这里,秀洲区、南湖区,我们也去过。我们考察来考察去,最后还是觉得嘉善这里要好。嘉善离上海近,也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嘉善的政府官员与当地百姓很热情,非常非常地欢迎我们。我们很感动,就决定在嘉善投资。”

  李曦萌告诉记者,2005年,特雷通一期在嘉善奠基,时任嘉兴市委书记黄坤明、嘉兴市副市长蒋仁欢都来祝贺。特雷通开业以后,发展很顺利,2013年,第二期又奠基了。第三期预备在2015年奠基(建造技术研发中心和产品展示中心)。当然,特雷通集团也有遇到难处的时候,比如说2008年、2009年的金融风暴,嘉善政府就出台政策支持企业,帮助企业克服困难,渡过难关。“说起我们企业对政府的要求,真的没有什么。政府已经做得够好了,服务做得很到位了,我们实在提不出什么。当然,如果站在工人的角度上,我们也希望嘉善的房价能便宜一点,让他们能买得起房子,在嘉善安居。还有他们的孩子上学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对我们企业的发展,也是非常非常重要
的。”李曦萌真诚地说。

  李曦萌对记者讲述了他的办厂理念,也是特雷通的企业文化。他的办厂理念就是希望所有的员工都参与到企业管理中来。“我们一直教育他们、培养他们,丁人不是被资本家利用的工具,不是被资本家剥削的对象。工人应该为自己做出来的漂亮家具感到骄傲,应该为自己是特雷通的一员感到自豪,应该有一股特雷通主人翁的意识。我们这个行业是个很传统的行业,手工制作的环节多,培养员工的手工制作能力,培养员工爱护机器的意识、保护环境的本能,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

  李曦萌介绍,特雷通企业里三餐都是免费的,菜肴营养可口,饭后有水果提供。还经常在工人中举办各种文娱活动,比如运动会、羽毛球比赛等,特雷通专门有个羽毛球俱乐部。特雷通想搞一个学前班,就是把企业里工人的小孩还没有到上学年龄的集中起来,一边管理免得出事故,一边教他们学习文化知识,为上小学做准备。特雷通还想搞一个学校,跟当地的学校合作办学,比如私人学校,用参股的方式进行合作。条件就是允许特雷通员工的小孩能够在本地上学。目前合作学校还没有找到,要继续找。另外就是环保,特雷通一直在努力,要做一个负责任的企业。

  李曦萌指着厂房顶对记者说:“我们工厂的房顶上装有700千瓦的太阳能电板,利用的电能可以覆盖我们用电量的一半多,达到60%。我们的设想,将来要达到100%,要与国家电厂联网,用不了的电可以卖给国家。我们现在装空调,用小河里的水来冷却,以减少用电以及氟利昂的排放,免得产生污染。讲究环保是我们这个企业比较特别的地方。”

  谈起社会公益事业,李曦萌告诉记者,特雷通在四川凉山参与了10个学前班的开办。是特雷通集团与上海基金会、凉山自治州、四川省教育厅,一起合作办的。“是我倡议组织的,带动了10个上海企业家一起来开办。我认为,用1元钱做教育,学前的时间最有效。四川凉山那个地方,自然条件差,彝族人很穷。

  小孩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老师讲普通话他们听不懂。有很多人因此就放弃上学了,特别是女孩子。我们办这个学前班的目的,就是让他们上学的时候能够听懂普通话,还有简单的能用手比划数数字,讲几句ABC呀,也会一点。”

  除此之外,李曦萌还担任了在中国的丹麦商会的会长。丹麦虽然是个小国家,但是在中国经商的企业家也不少,事情很多。比如最近丹麦女王来中国访问,商会搞了很多活动,与很多企业家搞了一些合作,为中国与丹麦的联系、友好合作做了很多事情。李曦萌还是复旦大学全球留学生校友会的会长。李曦萌说,他1987年在复旦大学读书时有.300多个留学生,到今年为止,有4700个留学生在复旦大学读过书,他们有个学生会,共同推举李曦萌为会长。

  问起李曦萌热衷于这些社会公益事业的缘由,李曦萌坦诚地说:“我父母亲晚年(退休以后),志愿到非洲搞教育,培育当地老师,做慈善事业。我还有个妹妹,也是做慈善事业的。在外国人里面,我的背景有一点不一样。我不是做商业的出身,我父母是做教育的,他们的言谈举止给我影响很大。我是上海白玉兰奖获得者,是上海市长给那些对上海有特别贡献的外国人颁发的,数量很少。我在中国有永久居留证,也就是绿卡。数量也很少,据说全国获得绿卡的外国人也就1000多个。我随时进入中国不需要签证。我还是嘉善的荣誉市民,是县长亲手颁发给我的。我爱中国,我爱嘉善!”

本专栏旨在为更好的将优秀的人和事进行推广,让更多的市民了解和学习,文章的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著作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沟通为感!电话:0573-84291018 8429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