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嘉善——嘉善在线
嘉善在线 | 房产网 | 人才在线 | 旅游频道 | 健康专栏 | 嘉善摄影 | 二手信息 | 嘉善博客 | 嘉善微博 | 小记者 | 嘉善爱墙
当前位置:嘉善在线 > 生活频道 > “我的经历,是我的财富” / 邹杰 > 正文
“我的经历,是我的财富” / 邹杰
发布日期:2013年09月03日      信息来源:温商在嘉善 作者:杨越岷
嘉善温州商会副会长、西塘乌托邦酒吧总经理邹杰
杨越岷/文  曹雪峰/摄

  序言

    在永嘉桥头镇办厂,然后到欧洲打工,再去非洲打拼,最后又回国创业,这就是现年32岁的嘉善县温州商会副会长、西塘乌托邦酒吧总经理邹杰踏上社会以来的主要工作经历。

    作为创业者,他曾到西班牙(巴塞罗那)做批发生意,到肯尼亚(位于非洲东部,赤道横贯中部)开洗车行,为总统府车队洗车;到乌干达(地处非洲中部)、南非(地处南半球,位于非洲大陆的最南端,)干旱地区组建打井队,承揽打井业务,归国后在上海开办殡葬用品企业,后来到古镇西塘做酒吧和旅游地产生意。他确实比同龄人多吃了许多苦,但也由此而多了许多别人没有的人生历炼。

    作为一名“背包客"(也称“驴友”),他曾经以徒步、骑自行车和驾驰越野车等方式,在全国许多旅游胜地作自助游(他对历史文化古镇情有独钟,曾跑了1OO多个国内著名的古镇):第一次远征云贵川,徒步走:云南、贵州、四川;第二次远征拉萨:骑自行车(走川藏线):南四川人藏,至拉萨出境,到尼泊尔、印度(乘飞机)返手市萨;然后,走青藏线到西宁。第三次远征,他开着i菱“帕杰罗”越野车先后到达新疆、内蒙古自治区和东北的黑吉辽三省,相比一般“80后”,他更喜欢冒险和探险,因而他的人生也多了些传奇的色彩。

    “富于幻想、大胆行动——吃苦耐劳、不断奋进——追逐理想、梦想成真”这就是邹杰,这就是这位温州籍“80后”商人的成功轨迹。而幻想、苦干和追梦正是他的性格的几个构成要素,也是他成就事业的几个内在的因素。

  作为一名事业有成的实业家,他也许还稍稍年轻了些,作为一位有志于旅游地产经营与开发的商人.他也许还是稍稍稚嫩了一些,但“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他的创业经历和取得的实绩,雄辩地证明了这一点。

    “我的经历,就是我的财富”这话说得多好。其实.经历只是人生的过程,但它的终极目标是:一个人活得有没有意义。邹杰的人生经历也许会给正在追梦的年轻人以精神动力.给所有在嘉善的创业者以心灵的启迪,这就是我们将邹杰确定为本期《温商在嘉善》封面人物的动因和理由。

  我的梦想,是我的财富

    1981年9月23日,那是一个收获的时节。当田畈上一畦畦玉米和地瓜成熟的时候,本文的主人公——邹杰出生了。从此,他就成了永嘉桥头镇的这个清贫的农民家庭的成员。邹杰排行第六,前面还有五个姐姐。但由于经济条件差,她们得帮衬父母,所以从小就出门打工,几乎没有上什么学。再生个男孩,是父母多年的心愿,所以那个小孩的呱呱坠地,对于这个普通家庭来
说,那真是喜从天降啊。

    温州那个地方,添丁(生男孩)有许多旧俗,如办“满月”酒、过“周岁”等等。但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时,一般人家都只置办满月酒,过“周岁”呢,大多会忽略掉。邹杰的父亲在永嘉城里读过书,后来回乡当村小的民办教师,是“文革”彻底打破了他“跳‘农’门’’念想,现在他只好把希望寄托存那个“小不点儿”的身上。

    望子成龙的父亲,端详着尚在襁褓中的独生子自言自语:“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而做人应该识时务。”于是,他决定给孩子取单名:杰。希望儿了将来能够明事理、识时务、振兴家业。

    与上面五个姐姐的“待遇”不同的是,为了庆祝这个男孩的降生,家里人欢天喜地地为他办了“满月酒”。到了周岁时,父母还根据温州习俗,为他过“周岁”纪念日。其仪式虽然比较简单,但气氛却隆重而又庄严。

    那一天,家人按当地习俗事先在八仙桌上,放了算盘、书包、笔、钱、计算器、布娃娃等东西。在这四四方方的桌面上,寄托着家人和长辈们对孩子的希望,这每一样物品都将预示孩子将来的命运。

    家人早早地替邹杰换上新缝制的衣服和新做的鞋子。一阵鞭炮之后,刚满周岁的他,被抱到客堂间的桌子上,而桌面四周全是陌生的东西,而大人们呢,都围着他、用期待的眼光注视着他。邹杰睁大眼睛环视了一圈,但对桌子上放的东西,好像没有发生太大的兴趣。

    父母正在替儿子干着急的时候,他的眼睛突然盯住了围着看热闹的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手中攥的玩具汽车。邻居家的那孩子很乖巧,马上将自己的那辆车放在桌子上,小邹杰便慢慢地爬过去,一把抓住了那辆漂亮的小汽车。

    过了一会儿,他又发现了新的目标:那是一本书。严格说,那是一本《世界地图册》,是其父亲临时拿来代替书本的。他努力地爬过去想拿书,但书实在太厚、太沉了,用尽吃奶的力气还是没有抓住。后来,他还是用自己的小手,打开了那本地图册的硬封面,接着又“认真”地端详起上面各种形状的彩色图案(版图)和标注的小字(地名)……

    对于孩子的奇怪举动,亲戚朋友们面面相觑。被村里人称为“万宝全书”的父亲也感到纳闷:这到底说明什么?预示什么?反正邹杰“抓周’’时的表现,已超出家人预先所作的安排,后来他所走的人生道路,也确实背离了父母原本所指引的方向。

    前不久,笔者在西塘古镇采访邹杰。他这样说:有灏自己的越野车,开着它去周游世界,那是我少时代的梦想。家里人说,儿时“抓周”我就抓住了汽车,还用小手打开了世界地图。“看来,我一生与这两样东西有

    邹杰小时候就是一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他的性情有点儿桀骜不驯,但又有着许多曼妙的梦想。他说,他不想重复父辈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那种生活方式,更不喜欢循规蹈矩地呆在桥头老家。他有许多梦想,有许多想往得到的东西。这就是邹杰,这就是他性格中不安稳的因子。在采访时,笔者在思考:我们是不是将邹杰说的“梦想”,理解成“敢想”。不是么?你瞧——

    18岁那年,初中还没毕业的他,居然想办厂当老板;三年以后,只掌握几个简单英语单词的他,想到欧洲去闯荡、去开拓事业;在西班牙刚赚了点钱,他却又突发奇想,要到非洲大陆去发展,这一切对于这个不满30岁的年轻人来说,确实是一部青春的狂想曲。确实是一种如痴如醉的梦幻一般的向往。

    诚然,只有敢想敢为,才有可能成功。凡事想都不敢想的人,怎么能够成事呢?当然,有梦想还得努力.还得脚踏实地,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梦想成真。

    在接受采访时,邹杰坚持认为,梦想是他的人生财富,而他一生都在不断地追梦。然而,命运也确实很眷顾这位有梦想,并且敢于追梦的年轻人。他一直在异想天开地做着梦,用心努力地经营着梦。然而,终于又让这些梦想变成了财富。

  我的汗水,是我的财富

    话说桥头那个地方人多地少,水稻田更加稀缺,在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时,邹杰一家大小八口人,只分到一亩多田地。人均才一分多一点,每年种三熟(两熟水稻、一熟油菜或麦子),根本解决不了全家人的口粮问题。

  父亲特喜欢房前屋后的那片土地,几乎一生都在伺弄那一畦畦长着瓜果蔬菜和粮食的土地。他常说.只要你不吝啬力气,你所撒下的汗水都会结出丰收的果实。

  邹杰的父亲是高中毕业生,后来又当上了村小的教师。但从本质上讲,他还是个地道的农民,其微薄的工资收入不够购买粮食和生活用品,所以还得精心经营承包的土地。当时家里穷,大家得节衣缩食地过日
子,在夏天,能吃到一支赤豆棒冰,对于邹杰来说已是难得的奢侈了。

    那时候,邹杰与镇上别的孩子相比,什么都不是.什么也没有。但他有一个深藏不露的梦想,这个在心底潜伏了许多年的想法,那就是要挣很多很多的钱.去实现父辈发家致富的愿望。而父亲呢,并不理解自己的儿子。他甚至固执地认为,不好好地读书,将来有可能会一事无成。以致在好长时间内,他对于邹杰当年“弃学经商”的抉择一直耿耿于怀。

    其实,这也不能责怪邹杰的父亲。他当时的想法在中国农村是极具代表性的,可以说,是计划经济时代整个社会的思维定势。父亲是村里的读书人,成家后他亦教亦农,在农村小学担任复式班的班主任.他希望教好每一个学生,然而能够桃李满天下。

    然而,由于家庭经济问题,自己的五个女儿却没有很好地读书,她们小小年纪就远渡重洋,分别到意大利和西班牙打工、经商,尽管现在她们的事业都如日中天,但女儿们从小失学,没有得到很好的文化教
育,作为乡教的父亲,对她们是深抱愧疚的.

    都说,知识能够改变命运。儿子出生后,他曾痛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地供他读书,然而让他拥有一个锦绣的前程。让独生子读书,是这个贫寒家庭的唯一出路。父亲与母亲商量,决定为儿子攒钱,以供他读书深造。
 
   但事与愿违,邹杰虽从小聪明灵俐,但却很顽皮,对于上学读书更是不大上心,所以学习成绩平平。父亲为此伤透了脑筋,他常常旁敲侧击提醒儿子:你现在不好好念书,将来靠什么来“翻身”?

    那个年代,“书包翻身”论盛行,一般寒苦子弟要翻身,要改变命运只有好好地读书。而父亲奋斗一生,但最终失败了。他要把自己没有实现的愿望,让儿子来替他完成。所以一直在苦心孤诣地训导邹杰,希望儿子能够按照自己设计的路线去发展。

    他记得,自己给儿子讲的第一个故事,就是《愚公移山》。其意无非是,让儿子从小要有锲而不舍的精神。但想不到儿子听完后,对于源出《列子.汤问》的这个故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儿子说:“高山挡住了出路,为什么一定要铲平它:子子孙孙挖下去,那多费力呀?每天都挖山,什么时候才是个头!"父亲被邹杰的问题难住了。这个故事邹杰的父亲曾在课堂上不知讲过多少遍,但从来没有学生对此提出过异议,.

    于是,他反问:“那你说——应该怎么办呢?”儿子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可以搬家呀!搬出大山,到山下去住,或者绕过山去。反正,我不会像故事中的老头那样蛮干!”邹杰振振有词,父亲一时语塞。
 
    以致几十年后,邹杰还记得这个故事,他说:“当时,父亲是对的,是我曲解了父亲的原意,他是要我们做事有毅力,有恒心,坚持不懈,不怕困难。迎难而上.不退缩。平心而论,在内心我还是挺喜欢这个故事的,当时我反驳父亲,那完全是少年时期的逆反心理所致。回想起来,还是挺对不住父亲的。”

    邹杰说:“其实父亲身上的许多优良品质。比如.他一生刻苦耐劳,勤劳、节俭,对我们几个子女后来的成长和发展影响很大。”父亲虽然是当教师的,但喜欢伺弄土地,他的业余时间大多泡在庄稼地里。他常说:“这土地真好,你只要播下种子,舍得下力气。那汗水就不会白流。” 

    再说.邹杰虽然不大喜欢上学,但手脚倒很勤快。父母亲在地里干活。他总是屁颠屁颠地跟着.帮这帮那,从来没有偷过懒。“辛勤的汗水孕育着丰收的果实!”邹杰从小懂得了这个质朴的道理。在采访中.他不只一次地提到了“我的汗水,就是我的财富”这句话。年轻的邹杰,把汗水当作财富,这是他对于诚实劳动和真诚付出的深切理解。

  我的胆识,是我的财富

    什么是胆识?通常人们将它理解为:胆量+见识。在朋友圈里,大家都认为邹杰这个人有胆有识。而在他的人生道路上,特别是在事业发展的节骨眼上.会出乎寻常地出现一些惊人之举,在他的创业故事中.更有许多充满了智慧的生动片断。诚如邹杰所说,许多时候人们能够得到财富,除了天赐的机会之外.还需要自己的聪明与智慧,以及果敢的决断。

    在采访中,笔者认为邹杰有三件事做得有勇有谋,称得上有胆有识的:第一件是,丢掉温州老板的身份,跑到两班牙去当打工仔;第二件是,放弃在欧洲比较稳固的批发生意,跑到非洲去开洗车行、组建打井工程队;第三件是,撇开上海大都市红红火火的生意.转而跑到西塘古镇,并且花一亿多元购了大大小小100多间老房子和70多个旧院落,开始经营旅游地产。

    然而在初出茅庐时,邹杰就已显出了其过人的胆叹。其中“举债办厂”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1995年初,年仅1 8岁的邹杰通过借贷筹资7万多元,建造了500多平方米简易厂房,义引进了40台制扣机,在老家桥头办了个纽扣厂。邹杰招聘的五六十名纽扣师傅(基本上没有亲戚和朋友),这些人大多
数来自嘉善县的大舜,其中的许多。罔’干在厂里担任经营的业务主管和车间的技术员。

    邹杰年纪轻轻就当了老板,村里许多人都投来钦佩或羡慕的眼光,但他的父亲却不看好自己的儿子。“当时,父亲并不赞成以借贷的方式来办厂,他认为几个女儿已外出打工了,独生子应该好好读书,然而找份稳定的工作,最好能够考上公务员。”邹杰说,“都说,人生识字糊涂始。作为读书人,父亲的想法与别人不一样,他顽固地遵循孔老夫子‘安贫乐道’思想。并且把读书作为人生的唯一出路。”由于邹杰与父亲的想法不一样,在人生道路的选择上两个人的意见常常相左。所以在青春逆反期,他曾一度错误地将父亲视作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

    “应该说,经营企业这‘第一炮’是打响的。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当时桥头是全国最早也是规模最大的纽扣生产销售基地,但在那里‘遍地开花’的都是家庭作坊,往往是男女老少齐上阵。而我们的厂子在当时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像模像样的。”邹杰回忆说,“它与当地传统的家族企业和作坊式企业的经营模式不一样.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实体企业。特别是提拔和选用了许多来自嘉善的制扣技术人员,这是用人制度上的一个突破。”
 
    邹杰说,他把重要的工作和岗位安排给有专长的员工做,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自己虽是老板,但与业务员一样,要亲自跑业务、跑订单,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办厂当年就获利50万元。应该说,旗开得胜,初战告捷了。“办企业赚钱(利润)固然重要,但我更在乎办企业的这段经历,这毕竟是我人生道路上的第一个驿站,我把它看作是我谋取人生财富的一次热身行动。”

    那么,企业办得好好的,不到=三年时间,邹杰为什么义要改弦易辙了呢?家人和朋友都认为:是他性格中的‘不安稳’因子在作祟。邹杰的生性是有点儿不安稳,但他的改变自有他的道理。他说:“市场是瞬息万变的,人当然要随之而变,这就辩证法!”在采访时,邹杰谈到了当时关厂歇业的真正原因。他说:那时,我的好几个朋友提出要到欧洲闯荡,那是个令人神往的地方。我很早就想到那里去看一看,我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这是其一。

    其二,进入了纽扣行业,邹杰了解许多以前不知道的情况,比如这个产业的进入门槛太低,产品的质量雄免鱼龙混杂。加上沿海地区纽扣生产企业不断涌现,导致同质化竞争比较厉害。“当初,我只是想尝一尝‘梨子’的味道,现在既然知道了它的滋味,那应该去尝别的如葡萄,或两瓜的滋味了。那时,觉得‘到欧洲去发展’的吸引引力很大,我就作出了‘急流勇退,的抉择!”

    在采访中,邹杰强调,早年时他很想干出些名堂来。好让父亲、让乡亲们看到自己的能力和实力。不过,当年在桥头办纽扣厂,他也确实考虑到了天时、地理、人和等综合因素,整个过程应该说是成功的,同时也如愿以偿地证明自己的能力和水平。“如果要自我鉴定,打个分数的话,成绩应该是在80分以上的。而这个分数,主要得力于我的胆量与见识。”邹杰对办厂的业绩作了这样的自我评价。

  我的学问,是我的财富

    前面已经提到,认识或者熟悉邹杰的人。都说他做事有胆量、有魄力。那么胆量和魄力源于什么?一是性格所成(这是天生的,带有盲目性,比如人们常说的“博一记”,就是人所谓的胆魄);二是对于世事的洞察力和对事物透彻的理解(这是能力);三是见多识广的人生经历和处事经验的积累,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见识。

    而邹杰则认定人们的胆量和魄力的大小归于他们的“知识”的多少,这是一种比较理性的认识与理解。以往,许多人对于“知识”和“学问”有某些偏面的认识。他们认为,一个初中也没有毕业的人,怎么能侈谈这两样东西呢。其实,这是一种糊涂的,甚至是错误的思想观念。

    “知识是人类的认识成果,是经验的固化。”谈及什么是知识,邹杰更是娓娓道来。他认为:真正的知识应该包括“书本知识”和“社会实践的知识”这两个部分,而不能仅仅理解为“书本上”的东西,而生活中的许多知识,往往在课堂上、“书本”里是学不到的。

    书本知识与社会实践应该是相辅相成的,两者都很重要、两者都不能偏废。“而我的许多知识,都来自于社会实践,用毛主席的话来说,叫做‘在游泳中学会游泳,在战争中学会战争’。”

    只有亲历亲为才能认知,只有经过实践才能逐渐掌握。古人提出的“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涉及到了获得知识和学问的路径和方法,这是很有道理的。而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却包含了大学问,人们的许多真知灼见都来自于生活实践。人“掌握了真正的知识和学问,才会有稳操胜券的淡定,才会有果断拍板的底气和魄力。”邹杰以及他的人生经历,彻底颠覆了某些人对于“知识”和“学问”的肤浅理解和认识。

    在职场上也好,在生意场上也好,关键是要将自己掌握的知识和学问转化成财富,变成自己的万贯家产。知识的运用和发挥,这才是真正的大学问。邹杰能够将自己有限的知识,恰到好处的发挥,且发挥到极致,这正是邹杰为人的聪明之处。

    话说1997年6月,邹杰到西班牙第二大城市巴塞罗那闯荡。而在此前,他对这个地方了解甚少,只知道它是西班牙第一大工商城和港口;1992年的奥运会曾在这座城市举办,仅此而已。

    而现在,他将要在异国他乡开始新的生活,家人和朋友,都在为他祈祷,希望这座位于地中海沿岸的陌生城市,会给这位讨人喜欢而又并不安稳的小伙子带来好运!

    初来乍到情况不熟,但邹杰还是很快地找到了一份心仪的工作——是帮一位青田籍商人开的批发市场联系国内业务。由于邹杰聪明能干,加上肯动脑筋,他负责的那一块业务很快烂熟于心,生意也做得得心应手。他的为人和业务能力,颇得老板的欣赏和倚重。

    但邹杰并不满足于给批发商当“业务主管”的工作.而是要自己开拓事业,凭自己积累的知识和实力去做国际贸易生意。但做生意得有一笔启动资金。而今他赤手空拳,又是在举目无亲的欧洲西南部的商都,哪里才能弄上百万元的巨款?他的想法,被远在国内的亲戚朋友当成了“天方夜谭”。

    邹杰不死心,每天为筹款的事煞费苦心。后来,他运用做国际贸易的惯例和自己的诚信积累,终于成功地解决了启动资金的问题:以往他的老板(欧洲批发商)都是向在义乌的供货商赊购商品,每批次价值为200万元。售罄后再清账,而邹杰作为业务主管,他主动与欧洲批发商商定改用现金提货.每批次只需付150万元现金,老板觉得每批次少付50万元是合算的,便很爽快地同意了。

    而邹杰呢,又凭着自己良好的信誉,以个人的名义与义乌供货商照旧签汀赊购商品协议。而其中的那50万元的资金缺口,则由邹杰负责分期补清。这样,邹杰便“借”到了150万元的启动资金.并以这种“借鸡生蛋”方式,在欧洲做起了国际贸易生意。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这个温州小子凭着他掌握的国际贸易知识,凭着自己的聪明与智慧,在欧洲商界挖得了“第一桶金”,这为此后,邹杰驰骋欧洲商场.向非洲大陆挺进作了资本上的铺垫。

    “行万里路, 读万卷书”是一位还在浙江大学总裁班(也称:研究生课程进修班深造的“80后”实业家的人生信条。邹杰说:“书本知识是我整个人生和事业发展的‘短板’,如果说,30岁以前是“行万里路”的话,接下来我就要‘读万卷书’了。目前,他除了在总裁班进修外,还挤出口寸问‘充电’,恶补金融、旅游地产和市场管理等方面的知识。“知识是成功的阶梯,它会让人生臻于最完美的境界。”邹杰补充说。我的朋友,是我的财富

    邹杰有一颗感恩之心,无论是父母、几个姐组还是亲戚朋友,只要对他有过帮助的人,他都会铭记在心。“他们是我的人脉之根,成功是本,力量之源。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今天。”在回忆自己的成长道路时,邹杰多次提到了“朋友”这个词汇。他动情地说:“朋友是什么?朋友是一种真诚的互动,是一种肝胆相照的弟兄之情;我的朋友,是我的财富,是人生最为宝贵的一笔财富。"

    谈及他曾经结交的朋友,邹杰很是怀念他们。感激在困难的时候他们无私地伸出了援手,在自己落寞的时候给予的真诚支持和鼓励。比如,在桥头创业时期,那些来自嘉善的有着丰富经验的纽扣师傅,是邹杰成就事业的朋友,当年在家人的反对声中,是他们毅然决然地加盟了那个刚诞生的经济实体,并给予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使初出茅庐的邹杰有了底气,从
而信心倍增。

    在欧洲开始国际贸易时,他得到了在国内的义乌小商品市场的朋友信任,是他们赊销给了我上百万元的商品,让我在两班牙挖了第一桶金.从而在异国他乡开拓了自己的事业。邹杰真切地说,自己从此懂得了唐朝诗人王勃“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那句诗的含义。
 
    邹杰这人讲义气,他常说:“兄弟可能不是朋友.但朋友常常如兄弟!"在嘉善创业的五年间,他结识了同样来自温州的许多创业者,他们志同道合地走到一块,在嘉善温州商会这个大家庭里,大家更是相互帮助,彼此支持,共赢发展。

    “当然,朋友和朋友的情谊,需要用真诚来呵护,用仁义来滋润,更需要用时间来证明。有句老话说得好‘患难之际见知交’!”在接受采访中,邹杰特别提到了生活在非洲大陆的几位黑人朋友。这是他在充满了动荡、战乱和暴力的非洲结识的一批朋友。邹杰把他们称为“黑人兄弟”!

    那一年,邹杰得到了150万元的启动资金,由欧洲转道到非洲去开发市场,第一站是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开始时仍做百货生意。后来,他在那里结识了一位在洗车店干的黑人小伙子,他叫:哈里。在他那里,邹杰无意中得到了一条有价值的信息。

    哈里告诉邹杰,在坎帕拉洗车生意老好,但当地人的洗车店的设施相当落后,工人洗车的工具仅一只水桶、一块抹布而已,其质量和效率也可想而知,,有时一个人一天只洗一辆车(洗车工钱相当于20元人民币),那时许多地方闹饥荒,所以工人干活,洗车店一般只管饭,不给工资。那黑人小伙子说:“如果能用上德国制造的喷枪洗车就好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邹杰决定转行干洗车。他很快在总统府附近租了门面店,又从德国引进了全套先
进的洗车设备,他还让哈里到郊区去招聘了一批工人。邹杰的洗车行开业,作为朋友哈里出了大力。当时他们的工作效率,在坎帕拉洗车行业中首屈一指。洗车行每天能洗六七百辆车,营业额相当于一万元人民币。后来,乌干达有关部门找他,让他为总统府所属的车队洗车。“那时总统府大约有2700辆车,其中有2500辆车是我们洗的。”邹杰充满自豪地说。

    比较遗憾的是,干了大约两年多一点,那里由于发生政治动荡,首都街头出现了暴乱,打砸抢开始四处漫延。邹杰的洗.乍行只得歇业关闭,人员也都撤至邻国肯尼亚(在那里盘桓了一年,得知在乌干达重开洗乍行已经无望了),后来邹杰他们又到了南非共和国,,在那里,他在非洲朋友的帮助下,组建了掘井工程队,帮助干旱地区居民打井、找水。

    为了学习找水、打井的技能,邹杰让朋友从国内邮寄过来有关地质和寻找水源的许多书籍,还在南非投师学艺,登门拜访了当地好几位掘井高手。他们知道挖井是个苦行当,对邹杰这个中国小伙子不远万里,只身跑到南非来打水井、找水源的想法和行动很是感动。于是,他们都将自己在干旱地区找水、打井的技术,无私地传授给了邹杰。

    找水源、打水井要风饮露宿,工作条件更是非常艰苦。平时,工程队开着50吨的大卡车,在南非的穷乡僻壤为黑人兄弟提供服务,每到一处,支起几个帐篷便是家了。打一口井要好几天,他们一般都吃住在驻地,每天三班倒轮番作业,打一口井的收入折合人民币约2万元,有时井挖至50多米还不见水,还得重新选址冉挖,

    在非洲友人的无私帮助下,邹杰和他的工程队.很快熟练地掌握了在非洲大陆掘井取水的技术,在被称为“灼热的太阳”的地方,为非洲人民挖出一口又一口水井,让清纯的水汩汩地流进了非洲的千家万户.让甘甜的水滋润了南非原始部落土著人的心田。

    在南非工作的两年时间里,打井工程队共为当地人民挖了将近200只个水井,每到一处,邹杰都会主动地交结几位黑人朋友。而南非的朋友呢,就像非洲大陆这块灼热的土地一样,热情而又无私地为邹杰和他的打井工程队,提供了工作和生活上的种种帮助。邹杰说,离开南非共和国已有好几年了,住在安谧的江南古镇,我常常会想起贴近赤道线上的那段难忘的岁月,想起生活在非洲的那些可爱的黑人兄弟。

  尾声

    在采访结束前,邹杰谈到了他现在定居的古镇西塘,还有他正在从事的古镇旅游地产的经营。他说他与嘉善有缘。今生今世他的命运和事业,注定要与这片处在江浙沪交界地区的土地联系在一块。

    18岁那年,他在温州老家创业时结交了一帮来自嘉善的做纽扣的朋友,几年后他居然来到了嘉善落脚,来到了那帮朋友的老家西塘创业。为此,他很是感叹“这种巧合是不是命运所作的安排呐?!”而今,当年的那些朋友也早已回到了老家,他们有时还会经常碰头,喝茶叙旧……

    几年前。邹杰在千年古镇西塘投资一亿多元.一下子购进了大小100多间老房子和70多个旧院落。当时,邹杰一股脑儿地将钱砸在那些破破烂烂的房子上,一些朋友对此不很理解,认为:这小子这次真的犯傻了。

    然而,这些分布在老区的、原本凋敝不堪的老旧危房,经过他的精心修葺与整理,大多都(修旧如旧)恢复了历史原面貌。去年,有位从事旅游地产评估的朋友,对他目前在古镇经营的地产作了测算,其价格已超过了六亿元,增值了五倍多。

    去年初,他撺掇朋友一起到平遥古城去开发“酒吧一条街”,没有做过这个行业的几个朋友心存疑虑.邹杰当众拍了胸脯:“赚了大家分,蚀了算我的!’’大家见邹杰如此仗义,二话没说都同意上这个项目。而今.平遥古城的“酒吧一条街”已经开张,并还将陆续开出各种不同风格的特色酒吧,它们将成为古城旅游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