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嘉善——嘉善在线
嘉善在线 | 房产网 | 人才在线 | 旅游频道 | 健康专栏 | 嘉善摄影 | 二手信息 | 嘉善博客 | 嘉善微博 | 小记者 | 嘉善爱墙
当前位置:嘉善在线 > 生活频道 > “心脏”是讲究亩均效益的/马继平 > 正文
“心脏”是讲究亩均效益的/马继平
发布日期:2013年05月17日      信息来源:善商杂志 作者:艾俊民
水商电子(嘉善)有限个总经理马继平
文/艾俊民 摄/曹雪峰

  马继平,1963年出生,上海人,两兄弟,他是老大:一直在上海读书,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没有离开过上海:当然,小时候的马继平也没有想到过要离开上海:那时候的上海,是中国的经济中心,GDP占了全国的一大部分。何况马继平深受老师喜爱,他生活在蓝天阳光之下:他长得浓眉大眼,健壮高硕: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老师看他浓眉大眼,长相英俊,便经常叫他唱歌演戏。当然,那时所谓的唱歌演戏,就是唱样板戏,演样板戏。幼小的马继平,最经常唱的是《智取威虎山》,最经常扮演的主角是杨子荣。那时,小小的马继平幻想,长大以后自己要当一个演员,或者当一名解放军战士,为全中国人民谋福利,为全世界人民求解放。马继平笑着说:“小时候真的很幼稚,不过觉得很充实的,一点都不感到空虚。现在反过来想,我们小时候能有这样那样的理想、信仰,也是一种幸福。”

  不过马继平也有过迷茫的时候,那是他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了。这时他感到小时候的那些理想已经不切合实际,人该追求些什么呢?他有些迷茫。1984年,他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机电局下属一个做冶金设备的公司,先后做过产品设计、销售工作:按说工作稳定生活条件还不错了,但因为社会在变革.革命理想已经不再提了.国家要发展经济,人们要追求物质:尤其是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出国潮开始涌现,洋插队、淘金热,时常出现在人们的话语中,在上海尤甚。1988年,在左邻右舍的影响下.他也想出国了。马继平说:“当时就是想出去看一看,闯一闯:看看外国是怎么生活的?是不是像小时候宣传的那样,全人类有三分之二的人还等待我们去解放。”

  出国到哪里去?自然是找近一点的地方,日本便成了他的首选。那年代,马继平一类“洋插队"的外语并不很好,选择去日本,还因为文字的亲切感。日本文字里有很多汉字。马继平想,这也许要比英语好学。马继平出国去日本,并不是单身一个人去。1988年,马继平结婚了,夫人也是一个与他同样有理想、敢拼搏的年轻人。“要出国嘛就两个人一起去,这样感情上有个依靠,遇到困难也可以相互照顾。"马继平说。

  坐在飞往日本的飞机上,马继平浮想联翩。二十世纪初,中国也曾掀起过一阵出国潮,到日本留学的尤其多。他们都是怀抱实业救国的理想出去的。而自己呢?是为了个人淘金,还是为了实业救国?马继平觉得都是也都不是。“很难说自己出国有什么崇高的理想,但也不能说自己出国完全是个人想发财。总的目的就是想出国学习长见识,丰富自己的人生阅历。”马继平说。


  
“到了日本,首先感到很震撼。当时的日本,经济发达,生活富裕,与刚刚开始改革开放的中国相比,真的不可同日而语。”马继平说。踏上富裕的日本岛国,马继平夫妇最先想到的自然是先要学好日语。不会日语,如何与人沟通?不能与人沟通,又谈什么学习真本事?马继平在日本爱知县丰桥市花了整整2年时间学了日语。后来又在名古屋专攻电子电气,又学了4年。


  
“这6年的勤工俭学,真的很辛苦。我常对员工说,我经历过的艰苦,要比你们多得多。"马继平夫妇在日本的学习费用和生活费用,平均每年要十几万元人民币,都是靠他们勤工俭学挣来的。而那时在中国,职工的基本资也才一两百元,马继平夫妇的父母也就是个普通职工,根本就负担不起马继平的出国学习费用。


  
“从第一年开始,我是一边上学读书,一边打工挣钱,丁钱按小时计算,一般在每小时800日元至1200日元。”马继平说。基本上是这样的,上午8时上课,至下午3时放学。然后自己就急急忙忙出去打工。在日本,凡是脏、累、危险的工作基本上都是外国人在干。马继平作为外国留学生,自然干的就是这些又脏又累的工作。马继平干过洗碗刷盘子的事情,装过直径1.2米的重型卡车轮胎,也做过运煤船上铲煤这个重体力劳动,等等。日本是个资源贫乏国,好多矿产必须从外国运过去,比如燃烧用的煤炭,就是用大货船从中国运过去的。卸煤的活又脏又累,日本人不愿意干,于是就成了马继平一类留学生的工作了。在船舱里卸煤,尤其是从船舱底铲煤,那真是一个苦力活。首先,铲煤两个臂膀要用劲,干久了,两个臂膀酸得要命。刚开始干的日子里,晚上臂膀疼得睡不着觉。其次,船舱里的空气不好,铲煤时煤屑乱飞,干了不一会儿,两个鼻孔都是黑的。下班回到住所,吐出来的痰也是黑的。


  
“有一阵子,累得真的受不了,也想过读完2年日语就回中国。后来又想,刚刚学会目语就回中国,那不是白来日本吗?还真有些不舍得。”马继平夫妇想,既来之则安之,再学点什么吧。马继平笑着说:“我之所以决定继续留在日本,还与我遇到的2对日本友人有关。”


   
第一对日本友人是他的出国留学保人——片部夫妇。片部夫妇与马继平夫妇原本不相识,但是怀着日中友好的信念,热情地做起了马继平夫妇的留学保人。马继平夫妇刚到日本,片部夫妇从马继平夫妇俩的衣食住行着手,言传身教,告诉他们有关日本的风俗习惯以及生活礼节,还带他们去体验日本的茶道及和服文化。那时马继平夫妇的日语还很差,和片部夫妇的交流总少不了纸和笔,这是因为汉字是他们之间可以确切交流的唯一媒介。马继平记得198911日,片部夫妇还把他们夫妇带到自己家里,与他的儿女一起过新年,就像一家人一样。这是马继平夫妇到日本留学后的第一个新年,给马继平留下了非常温馨的记忆旧


  
第二对日本友人是窪田夫妇。那是马继平在打工的地方认识的。窪田夫人有病,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中国的中草药可以治好她这种病,便托马继平在中国代买一些给她。马继平便乘回国探亲的时候给她买到了带过去。“实际上这种中草药很便宜的,就值个几十元钱。我也不放在心上。窪田夫妇一直要给我钱,我说不要,不值几个钱。窪田不罢休,想方设法要到我的银行账号,我也没有在意。后来我要到名古屋去上学了,想把我办的银行账户消掉,因为名古屋当时没有这家银行的支行,但手续一办,却让我大吃一惊。”马继平说。他本来心中有数,这个账户的余额也就1 000多日元,结果在自助机上取款时,冒出了近200多万日元。  马继平吓呆了,赶紧告诉银行,莫不是机器出了问题。银行有关负责人告诉他,机器没有出问题,是有人给他存了钱。马继平问是哪个人给他存的钱,会不会搞错了。银行负责人说:“哪个人给你存的钱不能给你说,因为存钱的人要求我们保密,我只能告诉你是一个叫做‘长腿叔叔’的人存的。"长腿叔叔是日本一个民间故事里面的人物,助人为乐,不留姓名。银行负责人见马继平很惆怅,便提示他,其间是否帮助过什么人,是否有什么人要回报他?马继平马上想起了窪田夫妇。


  
“片部夫妇和窪田夫妇都是与我父辈一样大的老人,相当和善。20多年了,我们也一直抱着感恩的心情与他们保持着良好的互动关系。在日本生活工作了十几年,我认识的日本友人、还有我的领导同事,让我们亲身经历了许多的友善。"马继平感慨地说。“当然,日本工人还有一个优点,工作特别认真,做产品讲究质量第一,这给我的人生观也打下了深刻的烙印。"


  
马继平在日本勤工俭学的那几年里,除了做过脏、累、危险的工作,还有在丰田汽车公司配套厂家打工的经历。生产线上的装配工作是简单的,受自动机械控制单纯重复着,连续几个小时。对习惯了国内工作节拍的人来说的确是辛苦的。但通过这些,也使他逐渐地领悟出了一些道理,正是这样将工作自动化、细分化、简单化,把产品的质量控制到极致,才会有这么多让人青睐的日本产品。马继平很高兴,不仅仅是因为打工可以挣到钱,还因为通过打工直接感受到了日本企业对于产品制造是怎样管控的。马继平说:“在日本的汽车企业,管理制度相当严格,或者说,有些刻板。流水线一刻都不能停,产品生产精确到了几分几秒。"
  
  为了讲究效益,日本企业作兴“零库存”。“零库存"能够节省仓储用地,能够节省流动资金。当然要做到这样首先是要保证产品的质量,万一哪个零部件出了质量问题,就需要立刻提供替代品。马继平也曾亲身经历过,有一次因为一个批次的零部件存在质量缺陷,公司全体员工连续几天加班加点至深夜,赶制合格产品。而公司除了要向客户道歉,承担客户的经济损失以外,还要想对策保证不再发生第二次同样的错误。因为产品质量问题造成客户生产线停滞,给客户带来了麻烦。在日本,给人添麻烦是件非常不好的事。


  
1995
年,马继平的留学生涯结束了,他在名古屋找到了一份工作,就是水商株式会社。水商株式会社并不是一个专门的制造业企业,实际上是一家以贸易为主加工为辅的公司,员工也不多,当时只有100多号人。以贸易为主,销售车用、车载、电信、工业设备的零部件。马继平先是做生产管理,做了2年。接着做质量管理,也是2年。然后又做营销经理,做了5年。“水商虽然是一家小企业,但给了我一个非常好的舞台,也给了我许多接触日本一流企业的机会,我是很幸运的。勤工俭学的经历让我很快适应了这份工作。在水商工作的9年,又使我积累了许多的管理经验和业务知识,不仪让我较快地融人r公司团队,也让我获取了许多客户的信任,结识了一批信任感极强的商业朋友。这对丁我来中困开办企业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马继平说。


  
2004
年,水商株式会社决定在中国开办企业,这任务自然就落到了马继平身上。“到中国去做什么呢?做贸易,还是做实业?”正当水商株式会社领导和马继平在运筹思忖之时,得知水商在中国要开办公司的一位客人送来了惊喜的信息:“这个你们能做吗?"


  
这是一款数控机床上不可或缺的控制设备,相当于数控机床的“心脏"。水商当初还没有生产组装过类似产品的经验,但在水商佐佐木会畏及桥本社畏的决断下,在马继平这几年积累的工作经验所带来的的信心推动下,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到中国去办一个工厂,生产组装数控机床的“心脏"。到中国什么地方去办厂?这时,日东工业(中国)有限公司给他们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建议,要他们把厂子办到长三角的嘉善来。日东工业是水商非常重要的客户,而水商也是日东工业尖端配电设备的供应商。日东工业已经在嘉善经
济开发区落户了,水商通过日东工业的介绍,了解了嘉善的情况——靠近上海,地理位置优越;人民善良,社会秩序很好;领导热情,亲商富商安商。


  
2004
10月,水商佐佐木会畏、桥本社畏和马继平到了嘉善,时任县纪委书记、主管招商引资工作的姚高员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姚书记为人热情,办事认真。有股子一竿子插到底的工作作风。我非常欣赏他的性格。"马继平说。


  
因为水商株式会社在日本也是一家小企业,在市场竞争白热化的时代,多数日资企业办事谨小慎微,抓实求精,生怕一着不慎迎来破产,当然水商也不例外。因此,投资60万美元,成立了水商电子(嘉善)有限公司。马继平就用这60万美元,租借了开发区一个村子里的一栋标准厂房,购买了必需的设备,开始了创业步伐。“水商电子是幸运的,我们有多家在业内深受信赖的客户的支持,有嘉善县各级政府的关心,并依靠着近年来IT行业突飞猛进的发展,才得以让我们的企业在这几年中创出了较好的业绩。这要感谢客户,感谢嘉善县政府,当然也要感谢公司全体员工为此而付出的努力。"马继平说的是心里话。2005年,水商电子(嘉善)有限公司年产值是500万元人民币,2011年成为超亿元产值小企业,2012年又增至1.8亿多元人民币。


  
“虽然产值翻了几番,但是我们的工作环境没有什么改变,还是8年前租借的厂房,员工保持在60人左右。”马继平说。

    记者走访了水商电子车间,这是一栋两层楼的标准厂房,占地面积3000平方米(折合45亩地)。底层是生产车间和办公区,二层是仓库。办公区里坐满了操作电脑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隔出一个角落就是总经理的办公桌,里面相当简陋,另外就是一间会客室,只有一张会议桌,墙壁上挂着一幅可以放映投影电视的屏幕,如此而已。但是生产车间却不显得拥挤,而是通畅有序,工人们聚精会神地干着自己的工作。


  
马继平说:“在数控设备的控制装置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接插线的质量能否保证,电线与端子连接后的牢固度决定了数控设备运行的稳定程度。要想使电线和端子稳固地连接,不是用钳子夹一夹这么容易。必须要有先进的设备,接线质量才

能有保证。”马继平指着一台机器说,“这是我们新买的一台设备——自动电线端子压接机,花了几十万元,就是为了保证质量,提高效率。在设备购置上,我们最先考虑的是能否保证产品质量。”


  
正是因为水商电子(嘉善)有限公司舍得投入,引进先进设备,迎合了“机器换人”的大趋势,该公司成为嘉兴市2011年度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先进企业。20 l 2年,水商电子(嘉善)有限公司以亩均产出6000多万元、人均产出300多万元的卓越成绩,成了嘉善县企业的“亩产英雄",受到了嘉善县政府的表彰。马继平诙谐地说:“水商电子是生产数控机床‘心脏’的,而‘心脏’是最讲究亩均效益的。自然,水商电子最拿手的就是用最小的占地面

积来产出最大的经济效益。"


  
谈到该行业的前景,马继平信心满满:“以往,在工业产品的生产过程中,特别是IT产品中较多的是使用模具,比如生产手机外壳,基本就是用模具压铸出来的。设计开发模具很贵的,需要几十万元钱。而且模具会有磨损,工作一定时间后就要维修甚至更换。另外更为刻板的是,如果产品有细节上的微调,就需要修改模具,不能即时对应,这对于需求量大、更新周期短的产品来说是很不方便的。而数控机床有着加工精度高、效率性好、控制方便等众多优点,现在很多企业都会首先选用数控机床。水商电子将通过这几年生产组装数控机床‘心脏’积累的经验,以保证产品质量和做好相关服务为基点,拓展客户。我相信,水商电子还会继续向前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