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嘉善在线 > 生活频道 > 一位“草根”创业者的风雨之路/周鲁勇 > 正文
一位“草根”创业者的风雨之路/周鲁勇
发布日期:2013年03月02日      信息来源:温商在嘉善 作者:李厍
浙江罗豪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周鲁勇
引言
李厍/文  曹雪峰/摄
  到嘉善罗马天豪大酒店去采访嘉善温州商会副会长周鲁勇的时候,恰逢央视首播《温州一家人》电视连续剧。剧本受到了亿万观众的热捧,我们的首次采访,也是从这部以温州商人为生活原型的励志片开始的。周鲁勇说:“这部片子很好,讲的是我们温商的故事,我每集都看,一集也没有落下。”

  “这是温州人真实生活的写照,是温州商人这个‘草根’群体,艰苦创业的一个缩影,里面有欢笑也有眼泪;有鲜花和掌声也有悬崖峭壁和人为陷阱。”周鲁勇说,“比如,背井离乡,天涯海角到处闯荡;面临商场的险恶,有时险象环生,甚至会几起几落,这些我们都

  经历过,可以说是我们的共同经历。所以在观看片子时,我们能与剧中人物一起呼吸,一起怅叹,一起高歌狂欢,也有一种‘往事如烟’的感觉……”

  周鲁勇现任罗马天豪大酒店和嘉善穆柯老寨食府的董事长,他15岁(初中刚毕业)就涉足商海,至今已有26个年头。期间,他转辗南北,几经周折,“跌倒了爬起,爬起了又跌倒,再爬起”,可以说历尽了风波,现在他又顽强地站了起来,双脚稳稳地踏在嘉善这片坚实无比的土地上,这是一个“浴火重生”的奇迹,这是一个由败转胜的典型案例。诚如周鲁勇所说:“我多次受挫折的经历,是我一生中最为宝贵的财富;而每一次反败为胜,走出人生低谷的际遇,更是我所珍视的人生历练。这就是我对待失败与教训的态度。”

  作为本期《温商在嘉善》杂志的封面人物,不是说周鲁勇的事业有多大成功,不是说他从事的产业的前景有多好,我们看重的是他的艰难曲折的经历和他对于失败的那种豁达态度;关注的是他多灾多难的遭遇和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励志故事。这或许对正在努力创业,正在受挫重创的人们有所启示,或者说是提供一种“榜样的力量”罢。
蒲岐老家与孩提时代

  周鲁勇的老家在温州乐清湾的蒲岐镇,那是一个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古镇。据说,蒲岐是在南宋淳熙年间为防海盗侵掠而建立的。它与嘉善一样,在历史上曾屡遭倭寇荼毒,饱受入侵者的掳掠之苦。那时候,当地军民同仇敌忾,为保卫自己家园而不惜流血、牺牲,所以说,这里又是一座英勇不屈的抗倭重镇。

  周鲁勇告诉我们:“镇上至今仍有四座城门.还有瓮城、古烟墩等古战场的遗迹,并保存着众多完好的古民居建筑群。”言谈中,笔者能够感受到他对老家的那种情份,并为它的光荣历史和当今取得的成就而感到自豪与骄傲。

  周鲁勇是地道的乐清人,其祖上数代居住蒲岐镇,父亲年轻时在青岛某部当兵(是海军),而其母亲则是南岳人。南岳在蒲岐的北边,那个地方有着曲折而又绵长的海岸线,还有许多美丽的岛礁。“其中‘桃花岛’是东海最为著名旅游景点。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它与外婆家是连在一起的,我把它叫作‘外婆家那边的’岛。”提起往事,周鲁勇忘情地说,“记得,小时候我们还登过那个岛,那里的景色太美了,是个永生难忘的地方。有时候,真想住在那个岛上,特别是个人情绪处在低谷时,这种想法就更加强烈了。”

  “我的哥哥名字叫周鲁滨,他出生在山东青岛,那时候父亲还在部队上,而我则出生在老家,是1971年2月3日生的(比哥哥小两岁),那时父亲刚退伍回来了。他之所以给我取这个名字,想必是对于军旅生活的怀念吧。”说起自己的身世,周鲁勇充满了感慨,“大概,父亲希望我长大后,能够像山东汉子那样高大、那样威武勇猛。但很遗憾,直到现在,我的个子与身材槐梧的山东大汉比,还相去很远。”

  周鲁勇的父亲从部队退伍时,蒲岐老周家还没有“分家”,但大家庭的经济状况并不是很好,最突出的是住宅问题。父亲那一辈共有仨兄弟,而老家那个破旧的老宅子不够住,爷爷、奶奶和父亲,还两个叔叔住在一块,已显得非常拥挤了。没有办法,周鲁勇一家只好暂住在族祠,四15人挤在10平方米的厢房里。在当时.那种窘迫和寒怆的境况是可想而知的。

    “母亲说,我出生在祠堂的厢房里,那座由族人共同构建的古典建筑便是我的‘血地’。”周鲁勇以平缓的语调叙述着自己的身世。他说,“大概住了七八年的样子,我们家在村子里盖起房子,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窝。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茅草窝’。那一年,全家人欢天喜地地搬进了那幢带菜院子的两层小楼。”

  大概得到了祖荫恩泽,周鲁勇从小就显得聪慧而又机敏,从7岁念小学起就一直担任班长。在学校里教师常夸他,说这孩子不但记性好,悟性也好,凡事一点就通。读书么,虽不能说是“一目十行”,或者是“过目成诵”,但成绩在学校里常常是名列前茅的。周鲁勇打小的理想,就是当名教师,报考师范学校是他梦寐以求的愿望。

到太原拜师学艺做裁缝

  初中毕业那年,周鲁勇刚满15岁,都已考上高中了。他本人呢,一心想继续求学,但曾经在山东当过兵.转业后又当了木匠的父亲很现实,认为“家有千金.不如薄技在身”。他对周鲁勇说:“兵荒饿不死手艺人。你的身子骨太单薄,做木匠是个力气活怕不行,还是去当裁缝师傅吧!”

  父亲见周鲁勇不乐意,便从柜子里取出一叠钱,语重心长对他说:“这300元钱,你收好!这是拜师傅的学费。”周鲁勇知道,这钱几乎是家里的全部积蓄了。他也知道在当时,如果能当上教师每月的工资也不过在60元左右。他想,父亲的安排也许是对的,况且在当时.镇上人让孩子辍学,去学手艺也是司空惯见的。

  就这样,周鲁勇揣着沉甸甸的钱,黯然离开了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离开了那个虽然简朴,但充满了温馨和快乐的院落,但他并不真正理解父亲的良苦用心,更没有读懂父亲脸上流露的那种复杂的表情。就这样,他便随着温州外出“讨生活”的人流,来到了人生的第一个驿站:太原。

  周鲁勇说:“在太原我不但学会了有生已来的第一门手艺,从此有了裁缝这个吃饭的本领。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孕育了‘晋商’的地方,我接受那里特有的地域文化的洗礼,或者说受了晋商文化的熏染与浸润,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收获。”比如说,灵活机动的应变能力,不屈不挠、勇往直前的性格和精神,还有诚信厚道的人格品性等等。

  周鲁勇在太原拜师学艺,开始了裁缝的生涯。他从缝纫工做起,开始是帮助钉纽扣,开扣洞,后来学习缝纫机。那时,学艺当学徒确实很辛苦,白天得马不停蹄地踩缝纫机,晚上还得给服装钉纽扣、挂品牌标志,每天的工作时间都超过18个小时。“在太原学艺的时候,第一年只是做下手活。一年的收入也只有160元,而平均每个月只有十二三块工钱。”周鲁勇回忆说。

  第二年,师傅说要“挪窝”,周鲁勇便跟着他搬到了哈尔滨。哈尔滨这个城市不错。它是黑龙江省省会.也东北四大中心城市之一,素有“东方莫斯科”、“东方小巴黎”和“冰城夏都”等美称。在这样一个都会城市,服装生意要比相对“老土”的山西好做,但当地人对于服装的质量要求也比较高。

  服装的生意无非是冬装、夏装和春装几种,但哈尔滨那边服装的款式追求时尚与新潮,有时甚至要跟随国际上特别是欧洲市场上的流行的潮流,所以服饰的裁缝技艺也需要不断变化、不断出新,才能满足顾主的要求。周鲁勇知道,要在哈尔滨站稳住脚根,必须有过硬的裁缝技术,所以他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刻苦地学习服装生产技术。

  很快,周鲁勇的技艺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在师傅的眼中,他是几个徒弟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当时,他的月薪由十几元增加到60元,年收人为720元。

十八岁在哈尔滨办了厂

  但周鲁勇是个“不安于现状”的主,他并不满足于眼前的一切,他要提升自己的水平,他要谋求更大的发展。他想到了充电,他知道只有不断地充电,才会有不断前进的动力。当时,他购买了哈尔滨能够买到的有关服装裁剪与设计的书籍。就这样,他在努力提高服装裁剪技术的基础上,开始捣鼓起了服装设计,凭着聪明才智,其手艺术很快成为店里的第一块牌子。这时,他萌生了自己开个服装厂的念头。

  说干就干,周鲁勇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他毅然告别了师傅,离开生活了将近3年的制衣作坊,他要自立门户,独立地干一番事业。这是他从当“小裁缝”开始,就梦寐以求的愿望。他想拥有一家自己的工厂,他要生产自己设计的品牌服装,在那个被称“冰城夏都”的东北省会城市,实现自己更大的财富梦想。那一年,周鲁勇刚好是十九岁。

  那年初冬,周鲁勇向别人借了一点,加上自己几年的积攒,总共筹措了5万多块钱。他在哈尔滨动力区租赁了房子、购置了“电裁剪”和其他一些必要的设备。就这样,周鲁勇的服装厂在冰天雪地的北方都市诞生了。

  “其实,那不能算厂子,充其量不过是个作坊而已,是一个设计生产服装的小作坊。”回忆初创时期,周鲁勇很坦率地说,“那时候,确实是小打小闹,我们只有8台工业缝纫机,几把‘电裁剪’,加上二十来个职工。主要生产呢大衣等冬装,每月生产能力在600套(件)左右,在哈尔滨的冬装产业中,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儿科’罢了。”

  “刚开始时,因为没有生产管理方面的经验,确实有点乱。”周鲁勇说,“但后来,时间长了,摸索出了某些规律性的东西,还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后,就应运自如了,人也显得轻松多了。”

  20岁那年,周鲁勇又在哈尔滨道里区重新注册,创办了森林服装厂。后来,凭着其精湛的工艺和时尚的款式,森林厂生产的呢大衣一举打进了哈尔滨第一百货商店、秋林百货公司这两个著名的商场。从此,森林服装厂在东北地区声名雀起。就这样,周鲁勇在哈尔滨一干就是五六年,它每年给这位初出茅庐的小年轻赚回了五六十万元的利润。

  周鲁勇回忆说,“当时,浙江海宁的皮革服装开始风靡。于是,我们就及时转产,主动放弃了驾轻就熟的呢大衣生产,主攻皮革服装。那时候,我们过段时间就要到海宁去进皮革面料,然后运回哈尔滨加工成皮装。嗨!想不到我们生产的皮革服装,在市场上十分抢手,一下子风靡了整个哈尔滨。”

  这时候,周鲁勇积累的资产已经达到500多万元。“这就是我在服装加工业掘到‘第一桶金’.它为我在商场博弈增加了资本实力。”谈到在哈尔滨的那段经历,周鲁勇脸上流露出了一种难以掩饰的自豪感。

去海宁做皮革服装生意

  在哈尔滨,周鲁勇的生意做得有声有色.并且拥有了近千万元的家底。但他并未安于现状,他要创办更大的经济实体。他一直在考虑:是继续做老本行,还是改弦换辙呢?正在举棋不定之时,周鲁勇得到了浙汀海宁在大规模招商的信息。

  到海宁去投资兴业,也许是个机会。于是,周鲁勇就只身来到这个观潮胜地。在那里,他看到了排山倒海的、被称为“天下奇观”钱塘潮;更领略到了海宁那边“猛进如潮”的经济发展势头。他的心动了,他决心投资潮乡,他要到海宁去。

  1995年4月,周鲁勇在海宁中国皮革城投资150万元购置了商铺。他对位于皮革城门口的四问连体的门面非常满意,认为这里的“穴道”很好,很适宜于做生意。与此同时,他又注册了海宁雅兰皮革制衣厂,准备转行搞皮革服装的生产经营。

  很快,周鲁勇从哈尔滨撤回到了浙江。海宁皮革城的投资环境果然不错,开头几年生意也确实红红火火,让这个初来乍到的投资者赚了一把。“那时候,我踌躇满志,真想在那里大干一番。”他回忆说,“在海宁,我还干了一件令人难忘事,那就是1996年筹备成

  立了海宁乐清皮革商会,并担任了商会的副会长。”它就是现在的海宁温州商会的前身,当时会员单位有300多家,可以说是“门庭若市”。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1998年入夏后,根据以往的经验,周鲁勇他们开足马力赶制皮衣,想趁在冬天到来前,将这些货抛向市场。谁想到,那一年却遇上了历史上罕有的“暖冬天气”,前来购货的批发商锐减,一些老客户也与我们虚与委蛇,只一味地跟我们敷衍应付,就是迟迟不来提货。

  皮衣的市场非常糟糕,过了“三九”时节,仓库里还有七八千件皮革服装堆放着,而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客商,也没有什么动静。没有办法,周鲁勇和其他生产商只好采取了降价销售的措施,到后来一件成本在500元的皮衣,只卖了120元钱,那是名副其实的“跳楼价”。那一年,周鲁勇的皮革服装生意亏了1000多万元,基本是“血本无归”。这是他涉足商界后,遭遇的第一次经济重创,周鲁勇总算领教了商海的险恶和无情。

  有句话说得好,市场经济不相信眼泪。皮革服装是做不下去了,周鲁勇想应该马上掉头去做别的生意。过了农历新年,他揣着家里最后的几百万元资金,来到绍兴柯桥的轻纺城。开始做仿羊绒(面料),“应了‘东方不亮西方亮’这句话,我在柯桥的经营出乎意料的好。”周鲁勇说,“那年6月,我们的项目开始基建,8月就投入了生产,产品在市场上十分抢手。北京、武汉、广东和成都等地的面料经销商都是携款上门提货的,光在北京地区就有300多家服装厂到我们这里来提货。”

  仿羊绒(面料)项目旗开得胜,全国各地一些著名经销商都成为了我们的合作伙伴,比如北京的京都服装城、成都的莲花池和武汉汉正街,以及广州中大服装面料市场等一些大商号。项目投产第一年就赚了400万元。“从2002年到2005年的四年问,我们在柯桥轻纺城的项目产值达到了6.9亿元。”说起那些成功的案例,周鲁勇的脸上充满了自豪感。

  “我们做事情,总有成功与失败的这两种可能,商场上的博弈更是如此,它有时会风云变幻,它的变数常常会超出人们的预想和估计,但关键要能够冷静地看待这些问题。”他总结了在海宁和柯桥的那段经历时坦诚地说,“成功与失败;悲与喜的结局总会有的,我们无论怎样,都要保持冷静的头脑。凡事要淡然处之,这是生意人所必须具备的心理素质和处事原则。”
无锡金融投资失利

  大概受了仿羊绒(面料)项目成功的鼓舞,周鲁勇开始考虑怎么样才能将事业做得更大。当时他听了一位朋友的劝告,决定到江苏无锡投资,仍旧是搞服装面料这个行当。2006年,在无锡惠山区,周鲁勇投入一个多亿,租赁承包了一家印染厂,又自建纺织和纺纱两个厂子。与此同时,他们又在绍兴柯桥中国轻纺城的老市场和中区设立了两个产品销售窗口,从而形成了“一条龙”生产的一个印染联合体。

  另外,周鲁勇当时还在无锡城里投资1170万元,开了个“A81酒吧”,一楼是酒吧;二楼是KTV(歌厅),营业面积2700平方米,其规模当时在无锡也还算可以的。头几个月的生意很红火,月利润均达到了90万元。后来,踌躇满志的周鲁勇又涉足了股票市场。面对这诡谲奇幻而又充满了刺激的市场,他开始沉迷了……

  而这时,周鲁勇即将上马的项目,遭遇了国际经济危机的影响。在他们的周围,先是许多中小型制衣企、出停产,导致成批面料销不出去;后来,周鲁勇的产品也开始大量积压,造成资金周转滞缓;最终资金链条崩断,很快到达了破产的境地。这样,前期的投资根本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他的“托拉斯之梦’’也随之化成了乌有。再加上当时股票市场遭遇“熊市”,投入的资金被“套牢”。这时周鲁勇再次从事业的巅峰,跌进了人生的低谷;他从千万富翁又变成了一个穷小子。事业的再度失利,使周鲁勇十分沮丧,甚至有点何所适从。

  没有办法,周鲁勇收拾残局后回到了浦岐老家。在那里,他杜门不出。经过一段时间的闭门思过,他深刻地总结与检讨了失败的原因和教训。怎么办呢?这日子总得过,于是,他彻底放下大老板的架子,来到乐清原野花店打工。“所以,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又多了“卖花”的经历。”周鲁勇回忆说,“在那里,我干了整整两个月,重新体验与感受了‘打工仔’的生活。”

  期间,周鲁勇尽管也经常出去会会以前生意上的朋友,看望一下多年合作的老客户,但终究手里没有了真金白银,即使有合适的项目也无从着手。当时,他想从事人造大理石,但对建材并不是十分在行,想从事其他的一些行业,也因为启动资金太多而作罢。

  2008年早春,周鲁勇在乐清老家,很幸运地碰到了已在嘉善创业的支岩福。他过去与周鲁勇是“铁哥儿们”,经常一起喝茶,有事一起商量。当时已担任嘉善温州商会会长的支岩福,也已知道周鲁勇当时的情况与处境,便对周说:“嘉善现在正在招商引资,那儿处在江浙沪交界,与上海市区又近,地理位置很不错,而且那儿政府部门对于外来投资者不但有许多优惠政策,而服务也很到位。”并建议他不妨到嘉善去看看,有什么可以投资的项目。他诚恳地表示:“如果有好的项目,我会竭尽全力地支持和帮助你的。”

  就这样,周鲁勇便跟随支岩福来到了嘉善。经过半个月的调查与考察,周鲁勇觉得,嘉善这个地方确实很适宜投资,但搞什么项目呢?最后,他与支岩福商量,决定还是搞餐饮业。这个行业利润尚可,资金的周转比较快。最主要的是,以前在无锡搞印染时,他同时在那里的“酒吧一条街”投资过酒吧和KTV,应该说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说干就干,他重拾了信心,决心从小做起。信心是什么?有位学者说过,它来自于对自己的正确的评价,以及对以往取得的成绩,包括能力的自我肯定。周鲁勇决定东山再起,他将在嘉善“浴火重生”重新站起来。

浴火重生嘉善再度创业

  嘉善再度创业,启动资金哪里来?他将老家的两处房子抵押,向银行借了200万元钱,来到了嘉善。并注册成立了嘉善穆柯老寨食府。这对于周鲁勇来说,可以说是“背水一战”了。

  他在嘉善城东的施家北路开了“穆柯老寨”食府,营业面积1200平方米,其中大厅可摆24桌,还有大小18个包厢,同时约可容纳400人用餐。据周鲁勇介绍。这是一家以湘鲜美食为主的酒楼。这几年它在嘉善餐饮行业中,有一定的知名度,其湘味十足的菜肴很有特色。目前,已成为举办喜宴、生日宴会、朋友聚会等各类宴会的特色餐馆。

  穆柯老寨这个名字老熟。笔者猜测,很有可能是从杨家将传奇的“穆柯寨”演变而来的。穆柯寨这个地名,源于古典小说《杨家将演义》和传统戏剧《辕门斩子》,而穆柯寨就是养育了女中豪杰穆桂英的地方。在采访中,笔者曾直截了当问:“怎么会想到取这个名字?”

  周鲁勇笑着说:“这店名确实是从《杨家将演义》的‘穆柯寨’这个地名演变而成的。因为我喜欢杨家将的忠诚和义气,也喜欢穆桂英的传奇故事。”这个店名真的不错,它不但有点别出心裁,还隐含着动人心弦的历史故事,让人觉得意味深长。而周鲁勇办这个酒楼,无非是想证明自己又重新站起来了。他表示:“一定要像坚守穆柯山寨那样,守住这份来之不易的家业。”穆柯老寨开张后,在周鲁勇的精心打理下,很快在施家路的美食一条街声名雀起。后来,他又相继在嘉善投资了嘉兴中筑装饰有限公司和嘉善英皇娱乐会所,均取得了很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为了响应该嘉善县委、县政府提出的“浙商回归”以及振兴嘉善第三产业——服务业的号召,周鲁勇发动、联络在善温州商人投资嘉善服务业。2010年12月,由三家嘉善温州商会会员单位入股投资创办的浙江罗豪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出任了该公司的董事长,并负责旗下的罗马天豪大酒店项目的筹建工作。

  罗马天豪大酒店是一家具有罗马建筑风格的大型专业酒店。整幢大楼共7200平方米,二楼大厅可摆58桌喜宴,一楼大厅也可摆12桌,另外还有大小50多个包厢,其内部装修都得按照古罗马的风格来搞,所以装修的设计与施工不但工作量大,而且资金投入相当巨大。为了加快建设步伐,争取酒店提前开张,周鲁勇决定,整幢大楼的装修设计都由自己亲自搞。

  期间,周鲁勇自任总设计师。酒店外墙立面的改造,内部的设计与装潢,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为了节省每一个铜板,周鲁勇一般都是自己动手,包括整个饭店的设计方案,甚至每个柱子和穹顶的装饰图案中的线条、花纹都是自己亲手制定的。去年10月18日,这个总投资4000多万元的、具有罗马建筑风格的酒店如期对外开业了。目前,它已成为近年来,全县三产、服务业项目中比较有影响力的项目之一。

  开张以来,酒店的生意特别红火,可以说每天门庭若市。特别在重大节庆期间和县内举办大型活动时,酒店接洽处工作人员常常是应接不暇。在嘉善举办重要活动的主办方,也都选择罗马天豪大酒店作为他们的合作伙伴。比如,去年2012年6月,中国足球协会与罗马天豪大酒店缔结为2012年中国女子足球联赛嘉善赛区的合作伙伴。

  常言道,天道酬勤。周鲁勇的辛勤付出,换来了罗马天豪大酒店和“穆柯老寨”食府红火的生意。几年来,他也不忘回报社会,热心社会公益事业,曾多次以个人名义参加各类捐赠活动(包括参与由嘉善温州商会发起的公益活动),得到了同行和社会各界的好评。

  与此同时,作为嘉善温州商会副会长,他还热心商会工作,比如,连续两年的商会年会暨迎春晚餐,他都参与整个活动的策划和筹备,包括在接待来宾、食品卫生和治安秩序等方面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汗水。

尾声

  在采访结束时,周鲁勇说:“嘉善确实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在这里你只要播下真诚的种子,付出辛勤的劳动,那用心血和汗水浇灌的种子,就一定会为你绽放美丽的花朵,给你结出丰硕的果实”周鲁勇在嘉善这片投资的热土上,重新站起来了,他的双脚稳稳地站在了这块坚实的土地上。

  而在此时,笔者却想到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句著名的诗句。本文的主人公周鲁勇,就是这千千万万名温商“草根”人物中的一位,他就像自然界一颗普通而又卑微的种子,但他又是一颗屈强而又充满生命力的种子。

  他没有任何依靠,也没有任何保护,但他却具有超强的生存能力和适应能力。只在适当的气候环境中,它会铺天盖地地生长、发展。更何况,这颗充满了生命力的种子,落在了嘉善这个地方,落在了嘉善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呢。
本专栏旨在为更好的将优秀的人和事进行推广,让更多的市民了解和学习,文章的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著作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沟通为感!电话:0573-84291018 8429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