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嘉善在线 > 生活频道 > 不想当厂长的不是好员工 / 周引春 > 正文
不想当厂长的不是好员工 / 周引春
发布日期:2012年04月12日      信息来源:浙商网
  美国一位著名管理专家说过:“一个想让自己的企业成熟的创业者,一定要认真考虑和设计适合自己的企业文化。企业文化,绝不是可有可无的,而是企业成熟的标志。”浙江双飞无油轴承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引春是一个自觉重视企业文化的企业家,是一个运用企业文化促进企业发展的成熟企业家。

浙江双飞无油轴承有限公司董事长 周引春
成长寄语/

  从第一天进厂做学徒时,他就确立了自己的理想——当厂长,他说“不想当厂长的员工不是好员工”;20年如一日,他坚守双飞一个阵地,他称自己是“对公司最忠心的人”;有别于其他民营企业家达到一定规模后会更多考虑聘请职业经理人的做法,他坚信只有把企业传给女儿,才能延续他的理念和责任。

周引春

  “我是对公司最忠心的人”

  主持人:我觉得你公司和你个人的名字都比较有意思,一个叫“双飞”,一个叫“引春”,这两个名字有什么特殊含义,还是纯粹的巧合?

  周引春:是巧合,也是天意。双飞的拼音缩写是SF,它的图案是两个展开的F,一个飞行的形状,所以取名双飞。双飞有双赢的含义,我们的企业文化就是双赢。我的名字“引春”,就是引来春天。跟我合作的人,无论是供应商、顾客、员工、合作伙伴,都得到了应有的利益,不也是双赢么?

  主持人:今年是双飞成立20周年,在这20年间,双飞从起步资金只有5万元的作坊式企业,发展到如今年产值将跨越3个亿,这跨越背后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

  周引春:我认为因素是综合的。20年双飞经历风风雨雨,经受了很多磨难。现在我们的企业结构,无论是人员、品牌、产品,都具备了与国际同行相抗衡的条件。

  主持人:作为一个管理者,除了上述这些因素,在双飞发展过程中,你个人的因素占了多少?

  周引春:我从办厂至今一直在双飞,坚守阵地,自己就是忠于企业的一个榜样。忠于企业的员工是企业最大的财富。

  主持人:你以前也是一名普通员工,现在是管理者,作为员工和管理者,你考虑的角度有什么不同吗?

  周引春:我基本上是两边都考虑。如果员工向我提出什么要求,我就反过来想,如果我是员工该不该提。这样就形成一种比较和谐、民主的管理方式。况且现在的企业管理和以前不一样了,必须要做细致周到的思想工作。

  主持人:这是不是跟你做过政治老师有关,你善于做政治思想工作,善于讲道理?

  周引春:是的,这方面我有比较好的基础,比较善解人意,能够开导人。

  主持人:你说你从办厂之初就没有离开过双飞,我也注意到你在企业文化中特别强调对企业忠心,现在像你一样的元老还有多少继续留在这里工作?

  周引春:从办厂第一天到现在的,就我一个了。但从进厂的第一天开始到现在没有离开的很多。这里面有几十个元老一直跟着我。

  在留住人才方面我确实动了不少脑筋。我认为有两个方面,一个是物质,一个是精神。纯粹的物质是成本最高的,而且永远达不到顶峰,但是精神的力量就比较强大。要告诉员工我们为什么在一起干,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我最近花了十万多元,请人创作了首厂歌——《我是双飞人,双飞是我家》,就是要培养员工的认同感。

  主持人:我感觉你不像在办企业,更像是在办学校。你是不是觉得管理企业和做老师在理念方面有相通之处?

  周引春:我也有这个感觉,我对我的员工就像对学生一样。我曾经有个愿望,年纪大了以后开个学校。以前教书的时候,书本上怎么写,就怎么教。现在回过头去考虑,当时教书的一些理念现在是用得上的。我认为自己的成长跟教书这段经历密不可分。教书的四年,为人师表,严于律己,养成了我现在的风格。

  “要做百年老店,就得让子女接班”

  主持人:你对下属能宽厚待之,也希望物尽其用、人尽其才,是不是在你成长过程中,也遇到过这样一个伯乐,让你现在以同样的心态对待你的员工?

  周引春:要说伯乐,我原来的董事长是我要感激的,是他培养了我。但我们两个在管理方式上很不同,他比较严谨、严厉。在他手下,承受压力的能力需要特别强。而我恰恰相反,我给员工一个宽松的工作环境,更喜欢激励下属。

  主持人:别人用惩罚的方式推动工作,你用激励的方式推动工作,你觉得两种方式相比较,哪一种对管理者要求更高?

  周引春:应该说给予员工压力这种方式比较简单,做老板比较好做。用激励的方式难度比较大,需要理论功底。

  主持人:那你对自己有激励吗?

  周引春:我不需要激励,**的是信念。我的信念就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有所作为,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量帮助别人。

  主持人:你是从小就有这样的想法的呢,还是当你的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以一个成功者的心态产生这种想法?

  周引春:这说起来就复杂了。小时候我家里比较困难,父亲在我15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兄弟姐妹五个就靠我母亲一个人,我勉强读到高中毕业。小时候有人帮助我,也有人欺负我。我了解被人欺负时的难受心情,所以我立下志愿绝不能欺负别人。后来在教书过程中、创业过程中,也得到很多人的帮助,逐渐形成这样的信念。

  主持人:任何一个企业家对自己的事业都会看得比较远一些,你现在对自己的事业有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划?

  周引春: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公司年产值做到100亿。这个目标比较大,能否实现要看天意。

  主持人:站在3亿元的门槛上看这100亿,你认为可能性有多大?

  周引春:这个比较难说啊,中庸一点,50%吧。这几年我们每年的成长速度在30%左右,按照我目前的年龄,可能100亿的时候,这个企业不是在我手里发展了。

  主持人:那你有没有想过让这100亿实现的时间更提前一些,不单纯靠企业自身利润的滚动,而是去借助外力呢?

  周引春:有这个想法。像嘉善新嘉联这个企业,9年靠自有利润滚动,净赚了7000万元,但是上市一年就募集了1.8亿。这对我触动很大。我尽管现在每年利润在增长,但每年投入再生产的资金只有1000万元。如果有机会上市,就可以有更大的投入,让我们发展得更快一点。

  主持人:说到上市,我知道你本人在公司占的股份比较大,有73%。如果上市,你个人的股份首先面临稀释,你能接受吗?

  周引春:其实我已经计划好了,把我个人的一部分股份转让给中层干部。有钱是好事,也是坏事,中国有句古话叫“富不过三代”,有钱对下一代未必是好事,很可能害了他们。所以我对我女儿说,接班一个企业并不是享福,而是承担一份责任。

  主持人:你现在已经确定要让女儿来接班了。我看过关于你的一篇报道,说你比较反对引进职业经理人,你认为只有把企业传给自己的子女,才会延续你的经营理念。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很多民营企业在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都觉得引进职业经理人可以把企业打造得更现代一些、更规范一些,而你的想法完全不同。

  周引春:当然理由有很多,最主要是来自中国传统文化。前不久我参加浙商理事会,碰到华立集团的汪立成,他说他的儿子不愿意接他的班,觉得企业是父亲做出来的,人家会说儿子靠父亲。我跟他讲,你一定要让你儿子接班,因为这不是给他一个企业去享福,而是让他承担更大的责任。如果让外人接管,搞不好企业会四分五裂。

  主持人:你认为家族式的延续,企业的生命力会更强一些?

  周引春:如果要做百年老店,主导的人员要家族成员来延续。当然,也有可能有另外的奇迹,比如有一个能力很强的人出来,但往往可遇而不可求。

  人一定要有信仰,并且有所嗜好

  主持人:当你站在3亿的门槛,定下100亿目标的时候,你觉得最终的可能性是一半。那当你从学校进入工厂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成为厂长,现在又成为董事长?

  周引春:哪里会想到有今天啊,自己也觉得这个发展速度不可思议。现在越是有了,越是要想我以后要更大。不过,当厂长的念头倒是我进厂第一天起就有的。

  主持人:你刚进厂就想着当厂长,会不会让人觉得这个人好高骛远、不踏实呢?

  周引春:想当厂长不是不踏实,而是一个目标。有了这个目标以后,我就想,自己要具备哪些条件,我就朝这方面去努力。

  比如,那时嘉善干窑镇有个老板,原来做财务会计的,后来当厂长了,给我一个印象就是,会计如果做得好的话,可以当厂长,所以我就努力去学会计知识,努力做好会计这行;后来发现销售做好了,也可以当厂长,就拼命去学销售技巧。

  我主张脚踏实地地做事情,但要有目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厂长的员工不是好员工。我有这个想法不是要替代厂长的位置,而是培养自己做厂长的能力。

  主持人:你通过十年奋斗实现了当厂长的愿望,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幸运?

  周引春:有句歌词叫“七分靠打拼,三分天注定”,上天还是挺眷顾我的。

  主持人:跟你聊天过程中你一直提到信仰、信念这些字眼,在你看来信仰十分重要?

  周引春:是的。如果企业家不具备自己的理念,肯定做不大,因为会迷失方向。有思想的人是不会失去方向的。

  现在搞企业有思想的人很多,如马云、牛根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思想,就像企业文化一样,我的企业文化是和谐双赢。华为就是狼文化,但我认为这种文化太残酷了,跟我的性格不吻合。

  主持人:说到思想,你爱学习是出了名的。据说你在北京出差的时候,在京城某饭店大堂里手抄《大学》,真有此事?

  周引春:是有这回事,在大堂里看到墙上贴的《大学》觉得特别好,就把它全文抄下来,回来后我专门买了一套《四书五经》来看。

  主持人:《大学》里哪一句话你觉得特别好,要抄下来?

  周引春:你看《大学》是这样说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就是说,一个人的成长是有规律可循的,我认为这是一种道。我把这种思想理念融入到我办企业的理念,跟我现在提倡的和谐是完全吻合的。

  再譬如,我在用人方面特别强调忠心,那如何来判断一个人忠心与否呢?孔子曾教给我们说,忤逆之人必定不是忠心之人,所以我用人时总要看看这人是否对父母孝顺。

  主持人:除了从这些古代典籍中吸取思想外,你还很热衷参加各种经济论坛和培训班,据说每年仅参加的经济论坛就有十多个,有用吗?

  周引春:没有那么多。有用无用,因人而异。我举个例子,我们读MBA的时候30多个人去参观海尔,有的人回去后就完了,我回来后总结出16条经验,给员工讲课。所以我每到一个地方,总是要学会一点东西。

  主持人:在很多人的感觉当中,MBA、EMBA更多的是一种形式、镀金,真的有用吗?

  周引春:当然非常有用。第一是可以学到新的理念;第二我原来有想法但没有得到证实,可以在课堂上向专家求证;第三有了跟人交流、跟员工讲课的资本,起到传播的作用。

  主持人:那你的业余爱好就是学习吗?

  周引春:不是,我现在空余时间也打打牌,因为上班太辛苦,神经绷得很紧,如果回到家还是那么紧张,人要累垮的。打打牌,放松一下,第二天上班精神就很好,这是一种好的劳逸结合的方式。当一个人有嗜好、上瘾某件事时,这个人的精神状态是最好的。

  主持人:现在让你上瘾的是打牌、看古籍还是做企业?

  周引春:到了企业就一心想企业,到了家里就想打牌放松,人要学会在一时一地做适合的事。所以,我的精神状态一直很好。

  周引春实践和倡导的企业文化有三个显著特点。一是追求双赢。双飞集团的企业精神就是“创新创优,和谐双赢,做强做大,造福一方”。他们执著地追求企业与客户、管理者与员工、企业与社会的双赢;二是重视学习。周引春不仅自己重视学习,喜欢读书,而且把员工送出去读书,学费由企业承担,把“双飞”建设成“学习型组织”;三是崇尚信仰和理想。他坚信“不想当厂长的员工不是好员工”,当企业年产值做到3亿元的今天,他己经把中长期目标设定在了100亿元。

 

本专栏旨在为更好的将优秀的人和事进行推广,让更多的市民了解和学习,文章的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著作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沟通为感!电话:0573-84291018 8429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