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嘉善——嘉善在线
嘉善在线 | 房产网 | 人才在线 | 旅游频道 | 健康专栏 | 嘉善摄影 | 二手信息 | 嘉善博客 | 嘉善微博 | 小记者 | 嘉善爱墙
当前位置:嘉善在线 > 生活频道 > 黄埔老人忆往昔峥嵘岁月/ 郁长军 > 正文
黄埔老人忆往昔峥嵘岁月/ 郁长军
发布日期:2011年12月19日      信息来源:嘉善在线
 


  郁长军简介:

      1918年生,籍贯:嘉善。原名郁祥镛,后改名郁长军。
      1939年考入黄埔军校,是第17期学生。
      毕业后在陆军工兵学校工作(成都),亦原学习地方。
      1949年起义,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
      解放后,在四川担任过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工兵司令部作战科的参谋。
      1953到1958年在上海工作。
      1959年回到嘉善。

      郁长军是我县唯一一位健在的嘉善籍黄埔老人,这次有幸能够采访到他,我伸手荣幸。因一场火灾,老人现在借住在邻居家里,虽然已经是93岁高龄了,但身体还是很健康,口齿清晰。听着这位已经有93岁高龄的老人讲起当年的光辉事迹,我仿佛置身于当时那个年代。老人所言亦能感觉到他的“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嘉善在线:您简单介绍一下黄埔军校?

  郁长军:黄埔军校是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期,由孙中山先生创办的。
我当时读的学校是在成都,读的学校是陆军兵工学校,当时这个学校受黄埔军校委托。我这一期招生万人,全国9个分校。当时首先知道的就是黄埔军校的校训“亲爱精诚”。


  嘉善在线:当时为什么想到要去考黄埔军校?

  郁长军:自从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全国有很多流亡青年和失业教师都向后方走,当时在我们嘉善也有一场很激烈的战争“南星桥之战”,一场抵抗日本侵略军的战役,之后,就想着不能做亡国奴,要救亡图存,当时战争相当激烈,士兵牺牲相当多,黄埔军校就委托各个学校招兵。于是,我就去报考了。我还清晰的记得当时报考军校,首先的条件就是你必须要决心牺牲,如要保存自己,就不要考军校。所以当时的我们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报考军校的。

  嘉善在线:您回忆一下您在学校学习生活的情况?

  郁长军:军校本来的学制是三年的,因战事非常的吃紧,后来就变成了6个月,我们那期是一年零六个月。
当时的训练是非常艰苦的,早上五点起床,晚上九点熄灯。每个礼拜在星期日下午休息半天,但这个半天也是在你达标的情况下才给你的。礼拜天上午,我们会进行檫枪,检查内务。如果枪擦的不亮,那就不能出去,我们还是专门有人带着白手套进行检查的,所以一下就能看出来。
训练的话,当然是很艰苦的,摸爬滚打那是必须的,翻墙头,单双杠,这些都是必须的。现在年纪大了,不行了。

  嘉善在线:在学校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郁长军:最大的问题是服装问题,当时一年一套棉衣,两套单军装,两件衬衫。在冬天,因为经常与地面接触,棉衣过了一个冬天,基本就不成样子了,因战事吃紧,物资紧缺,等到明年,上面通知,今年棉衣不发了。那怎么办呢,只好将全部的衣服穿在一起,过冬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吃饭总是吃不饱,一天只有两餐,饭也是限量供应的,有的人体型比较大,吃这点饭根本不够,没办法就想办法,煮些豆渣来填饱肚子。战争年代,为了报国,吃这点苦不算什么。

  嘉善在线:请您谈谈“中正剑”?

  郁长军:当时毕业时会发一把“中正剑”以及一个毕业纪念章。还记得“中正剑”上有六个字“不成功,便成仁”。


  嘉善在线:从您的讲述中知道您毕业后是留任学校,参加教学工作的,当时都教些什么呢?

  郁长军:当时我们这一期有500多个人毕业,25个人留校任职,我就是其中一个。我教过爆破,当时感觉责任重大,如果发生意外,不小心就会爆炸,还好没有发生过。我知道的就有5个我的学生牺牲了。心里真是悲痛万分,尤记起当时毕业时所发的中正剑上的六个字,“不成功,便成仁”。

 

  嘉善在线:郁长军不是您的本名,为什么要改名字呢?

  郁长军:我的本名叫郁祥镛,后来在军校读书期间将名字改为郁长军,当时的志愿就是一辈子要在军队中。现在看来这名字取得也没错,我一生从事军事,解放以后,经常看军事有关的书籍材料。现在年龄大了,喜欢看医药书,有空时常会去新华书店买医药书籍。

右边第一位就是郁长军老人

 


  结束语:在采访过程中,发现桌上摆放了很多有关军事的书籍,也有一叠厚厚的报纸,这是老人收集的有关战争方面的报纸,这还真印证了老人的名字。看了几份报纸,发现老人将战争的时间,地点以及牺牲的人数都用笔划了出来, 或许这也是他缅怀战争中逝去的人的一种方式。当年的那场火灾烧掉了很多珍贵的东西,现在仅存的还有一张黄埔军校同学会的证书,里面有他的照片以及有关他在黄埔的个人信息,那张照片依稀还有他年轻时候的英姿。老人还拿出他的学生寄给他的信,言语中总能闪现出一种思念。还拿出一本相册,相册中还有他穿着军装与他的战友们一起拍的照片,当时放在楼下,所以没被火烧掉。 还有那些当年去台湾的战友们在同学会上所拍的照片也寄给了他,表示了他们也没忘了这位老战友。采访结束以后,听老人一席话,感觉就像回到了那个战火四起的年代,一群意气奋发的青年们为了自己的国家不被占领,献出自己的生命。在这里,能够祝愿老人身体健康,岁岁平安。